蘋果和 Google 如何「做掉」產品說明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4 月 10 日 0:00 | 分類 3C , 科技生活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科技媒體編輯,身邊眾多朋友親戚間也算對手機等智慧型產品較了解的人,故成為家中「修手機、修電腦」的第一人選。當然這裡說的修並非真正修理,而是解決父母、長輩關於手機等數位產品使用的疑惑。

次數一多,發現不少有趣的現象,從功能機剛轉到智慧型手機時,長輩往往都難從以往按鍵和功能一比一對應的邏輯走出來,需多次強調才能記住智慧型手機的操作邏輯,偶爾也會抱怨。

「這麼貴的手機,也沒說明書,我怎麼會用嘛?」

是的,正如長輩所說,現在的電子產品產品配備說明書越來越少,以 iPhone 為例,包裝盒打開第一眼就是手機,說明書往往放在貼紙、三包憑證中間,且內容也很少。

▲ iPhone 12 包裝的說明書很輕薄。

Android 手機包裝也大同小異,說明書大多都是換機或按鍵功能說明,手機放在包裝第一位,以此來看廠商還是希望用戶直接開啟手機而非看說明書。

事物總是有兩面性,越來越輕薄的說明書降低人們閱讀機率,同時也促使產品經理拿出更好的產品設計,以便讓用戶沒有說明書也快速上手。

讓說明書消失是好設計

說明書的意義是讓用戶快速了解產品各功能,降低摸索的學習成本,讓人們真正用產品。

早期手機說明書,大多是採圖示方式介紹產品功能和按鍵,這適用功能機時代,以按鍵對應功能按鈕的關係很快就能讓人熟悉操作,機械按鍵的直覺也有利人們學習。

到智慧型手機時代,螢幕的功能和畫面極大擴展,圖片、按鈕、內容都在小小的螢幕,互動方式不再和按鍵對應,而是千變萬化。這要求人們了解操作邏輯,而非靠說明書一對一圖示操作,畢竟這麼多內容要靠說明書解釋,內容量太多、人們查閱也不方便。

如何讓人熟悉千變萬化的操作邏輯呢?蘋果最初的答案是更簡潔易用的設計和模仿真實世界,最直接就是擬物化設計,起初 iOS 圖示大多模仿真實世界元素。如相機採用反光鏡頭,天氣軟體採用散發光芒的太陽,這些熟悉的元素讓人們快速聯想並了解功能。

另一個一直嘖嘖稱道的是實體 Home 鍵,即使到全螢幕時代,還是有部分用戶懷念,可見影響力。賈伯斯在 iPhone 發表會曾介紹 Home 鍵:「It takes you home from wherever you are.」(永遠帶你回家),簡潔且直接解釋,無論在系統哪層級操作,按 Home 鍵就會回到主頁,回到最開始的地方。這設計只要多體驗幾次,上至老人下至兒童都能很快了解作用,無論哪個 App 遇到問題,都可以重新回到主頁。

此外,Home 鍵實體按鍵結構也有利於人們形成肌肉記憶,比死記硬背的觸覺反饋形成肌肉記憶可靠,這也是為什麼手機進入全螢幕時代,手機廠商仍要在寸土寸金的手機內部放一顆超大震動馬達。

無論互動動畫和真實世界多相似,都比不上按壓或震動。市面也有不少利用實體或機械結構讓用戶快速上手的設計,如 BenQ 的螢幕掛燈,這可是近年來最受好評的智慧產品之一了。

除了本身燈光照明的體驗優勢,多次提起的是控制方式旋鈕,旋轉就能調節燈光,所見即所得的互動很容易上手。

從功能機到智慧型手機,蘋果透過對現實世界的模仿,包括現實元素及直覺機械結構等,讓人們快速熟悉。

隨著螢幕進一步增長,進入全螢幕時代後,過於鮮豔、紋路較多的擬物化設計並不利於呈現內容,人們也熟悉抽象的手機互動後,擬物化就可轉為更抽象但卻能突顯內容的扁平化設計。

▲ 左為擬物化設計,右為扁平化設計。

之所以父母長輩想要說明書,除了本身對新事物的認知不足,也因他們未曾經歷擬物化時代,一下就進入更扁平的設計語言,難免有些不習慣,需要一定時間熟悉了解。

廠商也有相應解決方案,就是將手機功能說明書放進手機系統內建 App,蘋果有「提示」功能,華為等 Android 有專門的「玩機技巧」功能,也有一定指導作用。

不僅影響用戶,更影響千千萬萬開發者

從今天來看智慧型手機連結數十億消費者,同時也創造一個又一個龐大市場,如何讓消費者在整個生態獲得好體驗,而不是靠說明書,是蘋果、Google 等公司在產品之外要思考的。

首先解決這個問題的是作業系統,蘋果和 Google 分別為 iOS 、Android 制定一系列規範,目的就是為了減少用戶學習難度,甚至是開發者相容難度。

這在 Android 生態尤為重要,畢竟 Android 客製系統眾多,統一標準並不容易,之前 Android 10 的手勢變化就是先見之明,當時 Google 表示辨識手勢繪圖(Android GestureOverlayView)受 Android 手機廠商影響,手勢操作功能也是希望統一操作體驗,畢竟各家廠商不一樣的互動邏輯會影響開發者。

另外一個降低學習成本的是設計語言,蘋果的扁平化設計、Google 的 Material Design,乃至微軟的 Fluent design,都為官方設計語言定好設計規範、連接埠等。這樣既讓開發者加快效率,也有利讓各 App 的 UI 建立統一形態,使用戶更快熟悉。

▲ 微軟 Fluent design 官網放出多平台的設計規範。

微軟 Fluent design 更給跨領域設計參考,為 iOS、Windows、Android、網頁端等多領域軟體設計規範與參考,希望讓微軟體系產品在任何終端以相同設計語言實現相近體驗。

螢幕為主要互動載體的產品,統一設計語言無疑帶來一致體驗,透過手機了解平板電腦,再透過兩者了解筆電,學習成本一降再降,這也是 Mac 新系統 Big Sur 設計語言和 iOS 越來越一致的原因。

當然設計語言並非硬性規範,更多還是引導開發者,應用商店仍是蘋果和 Google 控制生態發展的重要方式。像蘋果在 iPhone X 底部設置一小長條,是系統功能的觸控區,開發者如果想在這部分設置互動按鈕,容易與系統自帶手勢衝突,這樣設計也較難通過 App Store 審核。

還是 iOS 14.5 即將推出的隱私功能較類似,促使開發者遵守規定,也為用戶帶來統一體驗。未通過審核、軟體無法上架都是開發者不願見到的,應用商店至今仍是開發者取得用戶的主要途徑之一,尤其 iOS 生態。

透過設計語言、系統、應用商店三者,蘋果和 Google 影響千千萬萬創作者,並再影響消費者,降低使用和學習成本,一降再降學習難度,也就使說明書越來越沒有必要。

失去說明書,意味著失去深層了解產品的可能

說明書完全消失了嗎?也不盡然,我們還是能在包裝盒、App 首次啟用看到,只是越來越簡單、出現頻率越來越低。蘋果和 Google 透過更簡潔、易學的設計等降低學習成本同時,人們也失去深層探索產品的可能。

和年紀稍長的朋友聊天時,他有個說明書觀點,以往家電產品常附贈說明書,同時也有電路圖,只需要有基本電路知識,就可照電路圖修理。筆者有相似經歷,家裡舊空調壞掉時,電子科同學往往想從網路購買電路板或線材,焊接電路修理,畢竟說明書都有詳細說明,處理不算太複雜。

且維修對手機使用而言並非小眾需求,隨著人們換機週期增長,以修代換只會越來越多,也有不少手機廠商轉向服務賺錢而非靠硬體銷售。

也有人看到這點,法國政府前段時間就推出可維修分數體系,為智慧型手機打維修分數,標示產品的維修難度,促使人們購買維修難度更低、使用時間更長的手機。

三星的改變正是說明書,為了提升產品可維修分數,法律確認後不久,三星就為旗下 Galaxy S21 Ultra 配備線上維修指南,方便人們自己維修產品。

希望未來,這樣的改變越來越多。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Miki Uchida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