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這麼多無線耳機長得像 AirPods?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21 日 12:12 | 分類 Apple , 周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科技圈發生一起有趣事件。

8 月底,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稱截獲 2,000 副盜版 AirPods。若以正品價格計算,這批耳機價值達 398,000 美元。然而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這批耳機是中國一加手機的 OnePlus Buds 真無線耳機。

▲ CBP 發 Twitter 後很快被網友發現,這是一起誤會。

不過這也代表市面有不少無線耳機外形和 AirPods 極相似,為什麼會這樣?

AirPods 開啟真無線耳機市場並帶動業界風潮

AirPods 可能是蘋果近年來最創新、最成功、最具有統治力的產品。

一位數位產品愛好者朋友曾對筆者說。

AirPods 輕若無物的舒適佩戴感、和蘋果裝置快速連接、低延遲高續航等特點,讓它成為近年最受歡迎的蘋果產品之一,同時也引發真無線耳機市場爆炸成長。

根據 IDC 報告,2020 上半年中國無線耳機市場出貨量為 4,256 萬副,同期相比增長 24%,真無線耳機占比 64%,同期相比增長 49%。

目前蘋果官網開賣的 AirPods 價格為 5,290 元、6,490 元、7,990 元,這幾種價位顯然沒辦法滿足所有消費者,不同消費者的手機、購機預算、功能需求不一樣,直接促成大量品牌進入真無線耳機市場,推出不同價格、樣式、功能的真無線耳機。

AirPods 開啟真無線耳機市場的同時,也樹立了標竿,廠商進入真無線耳機市場,不可避免要和 AirPods 比較,追趕 AirPods 也就成了廠商共同的方向。

但趕上 AirPods 並不容易,其他廠商要克服的問題並不少,晶片就是最大的門檻。

AirPods 之所以能超越市場大部分真無線耳機產品,連接穩定性和低延遲等方面居於業界前茅,和晶片有很大關係。

傳統藍牙耳機大多使用主副耳機方案,即連接裝置會透過藍牙,將聲音數據傳輸至其中一個耳機,然後這個耳機再透過藍牙將數據傳給另一個耳機。兩個耳機數據傳輸並不同步,延遲也就不可避免。

之前提過,初代 AirPods 透過 W1 晶片巧妙解決此問題。蘋果在原有藍牙協議加入一套多重鏈路和窺探機制,白話解釋是在主裝置(iPhone)成功連接 AirPods 後,iPhone 會將聲音數據傳輸到其中一個耳機,即主耳機。

(Source:pixabay

主耳機和副耳機有雙向傳輸機制,數據互相傳輸確認,保證數據同步。且當主耳機收到來自主裝置的數據後,副耳機還能主動「嗅探」主耳機收到的數據,進一步降低延遲。

在新 AirPods,蘋果又使用更先進的 H1 晶片,進一步降低延遲和增強穩定性。

經過幾年追趕,市面也出現了不少類似晶片產品,高通就推出基於 TrueWireless 技術的晶片,除了低耗電的藍牙技術支援、快速連接裝置,還支援副耳機鏡像複製主耳機收到的數據,有效降低延遲。

晶片價格也逐漸下降,據智東西報導,除了高通晶片,深圳已有晶片產業鏈,晶片成本價格甚至能低至一片 2 人民幣左右。

筆者向深圳耳機業界人士詢問時,也給筆者類似的答案:

現在真無線耳機的技術門檻很低,難度更高的是降噪技術。

技術門檻降低,帶動大批真無線耳機產品出現,除了盜版 AirPods,還有不少品牌推出和 AirPods 外形相似的產品。

至於為何這麼多廠商選擇這個外形,一方面是因為 AirPods 開創了真無線耳機市場,用戶對這外形的認可度最高。另一方面,AirPods 確實代表耳機外形設計的最佳解之一。

AirPods 是耳機設計的最佳解之一

不同的耳機外形,往往會對佩戴穩固性、舒適性,甚至音樂傳輸、音質等產生影響,這些都是真無線耳機體驗最受用戶重視的部分。

市面真無線耳機一般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和 AirPods 一樣半入耳式耳機,一種是和 AirPods Pro 一樣的入耳式耳機。

(Source:Unsplash

入耳式耳機不少人看來長久佩戴後總會有不適感,這是因為入耳式耳機部分伸入耳道,佩戴時間一久,就容易有「異物感」。

佩戴舒適度上,比 AirPods Pro 更受好評的是 AirPods,為了有良好的佩戴感和穩固性,蘋果在外形設計花了不少心思。2012 年,蘋果推出 EarPods 耳機,而後外觀設計又沿用到 AirPods。

蘋果影片中,Jony Ive 曾表示設計 EarPods 是件不可能的事:

人類的耳朵十分獨特,每個人的耳道都不一樣,要設計一款適應所有人耳道的耳機,無異於設計一雙所有人都能穿的鞋子,是不可能的事。

結果大家現在都知道了,從 EarPods 到 AirPods,都能適應大部分人的耳朵。

儘管每個人的耳道不一樣,但仍具備一定的相似性,Jony Ive 曾帶領團隊 3D 掃描數百人的耳朵,找出相似的地方,得出最普遍的耳朵形狀,並以此設計耳機外形,最終得出 EarPods。

這個過程,花了 3 年。

AirPods 就代表耳機外形設計的最佳解。

筆者和另一位耳機行業人士溝通時,也給了相似的答案:在 Hi-Fi 行業,耳機的公模設計往往和私模相對應。私模指的是個人訂做的耳機。

一般而言,製作訂製耳機會在專業的醫院或機構,取模個人耳朵,也就是獲得個人耳朵輪廓,並以此為基礎設計耳機外形,訂做耳機當然能和個人耳朵輪廓緊密貼合,減少異物感,戴起來更舒適。

公模則是調整私模,適應大多數人耳朵輪廓,讓大部分人可直接佩戴。

此外,調整耳機造型很可能會影響音質,往往需要針對性調音處理。

對小公司而言,改變耳機外形要調整的地方太多了,且還不一定能保持和 AirPods 類似的佩戴感和音質;對大公司來說,重新提出最佳解的難度和成本都不小。

成本不僅指金錢成本,更是時間成本,蘋果研發 EarPods 也花了 3 年,在真無線耳機市場愈來愈火熱、且技術門檻逐漸降低的情況下,花費如此高的時間成本,並不一定划算。

市面會出現如此多像 AirPods 的真無線耳機,是廠商基於成本、效果等因素的選擇。當然,也不是沒有其他外形設計的真無線耳機。

差異性,是真無線耳機的核心競爭力

和耳機業界人士溝通時,對方告訴筆者現在真無線耳機市場同質化太強,如何做出差異性、定義產品反而是最難解決的問題。

能將真無線耳機做出差異性的廠商並不多,Sony、三星是其二。

筆者評測 Sony WF-1000XM3 就有提到,佩戴穩定性比前代進步,不需要外裝「鯊魚鰭」也能固定,佩戴時耳機和耳朵相互之間能形成良好的支撐。

Sony 介紹也強調這點,為了讓真無線耳機穩穩坐在耳朵裡,Sony 加入了「三點固定結構」設計,透過這 3 支撐點與耳朵輪廓吻合。

(Source:Sony)

當然,身為入耳式耳機,Sony WF-1000XM3 同樣可使用不同大小的耳塞,配合不同的耳道,以降低異物感。

三星 Galaxy Buds Live 則另闢蹊徑,儘管和 AirPods 一樣同為半入耳式耳機,但雙方外形卻天差地別,看起來像豆子。

(Source:科技新報)

Galaxy Buds Live 並未在發聲部位配備耳塞,而是在耳機後方充電觸點的位置配備耳塞,不同大小的耳塞會影響佩戴穩固性和舒適性。

差異性往往是消費者選擇的重要原因,外形、功能、價格等都是重要一環,和手機一樣,真無線耳機市場容量不可能無限上漲,用戶量是有天花板的,而產品差異性是廠商持續營運的根本。

選擇和 AirPods 類似外形,選擇耳機設計的「最佳解」當然可以,但如上文所述,真無線耳機的技術門檻越來越低,如果產品層面沒有差異性,又如何與其他品牌競爭?這恐怕是大多數真無線耳機品牌都要考慮的問題。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