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皮卡丘」可能由社群網路打造?抖音、Facebook 也能創造 IP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0 月 23 日 0:00 | 分類 網路 , 網路趣聞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千古問題。IP 製作經營方面,人們想法幾乎都是先有作品後有 IP。多年影視 IP 消費習慣都是這樣,但隨著社群網路發展,變成「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問題,因 IP 也可不靠作品產生。

中國泡泡瑪特(POP MART)和娛樂科技創業公司 Invisible Universe 都是產業代表,只是兩者做法仍有不同,Invisible Universe 打算在 IP 紅了後推出作品,泡泡瑪特則認為潮玩就是最好作品。

一起來看看讓 Reddit 聯合創始人被控「虐娃」,和超模卡莉·克勞斯(Karlie Kloss)、Tiktok 紅人查莉·達梅利奧(D’Amelio)、網球運動員小威廉斯合作的 IP 打造公司。

Reddit 聯合創始人被指控「虐娃」,IP 塑造太成功?

如果你面前有個玩偶,你會怎麼拿它?

  • A 抓住腳提起來
  • B 抓住臉提起來
  • C 從腋下提起來

對待玩偶大家可能不會像嬰兒謹慎小心。大部分成年人拿玩偶時,應該都不會特意確認玩偶的受力點,但這很可能被罵。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Alexis Ohanian 是抓玩偶臉。

Reddit 聯合創始人亞歷克西斯·瓦尼安(Alexis Ohanian) 就被罵了。因為他在某次直播時抓住玩偶的臉拿起來。如果是普通的玩偶應該不會怎麼樣,但這娃娃剛好是社群有幾百萬粉絲的網紅周邊玩偶,所以 Alexis 抓玩偶臉就被罵了。

「兩隻手從腋下抱起來,像個文明人。」粉絲在社群網路抗議 Alexis 的粗暴,甚至用 #QQPS(Qai Qai Protective Services)標籤。有名粉絲還建議大家一起打電話給兒童保護機構。當然這類機構不太可能受理玩偶保護業務。

這娃娃就是 Qai Qai。

和大部分白皮膚娃娃不一樣,Qai Qai 是黑皮膚洋娃娃,主人是網球運動員小威廉斯和 Alexis 的女兒 Olympia。身為混血兒,Olympia 母親小威廉斯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女兒第一個娃娃會是黑色洋娃娃,因為她小時候從沒有得到和自己膚色一樣的娃娃。

2018 年 8 月 22 日,是 Qai Qai 介紹給大眾認識的第一天。她穿著白色和粉色連身衣,趴在地板上,是她網路世界的最早形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Qai Qai。

之後她的照片不斷更新,躺在地板上睡覺、和主人一起出門游泳、躺在郵輪甲板度假、看網球比賽……考慮到她在 Instagram 有 33 萬追隨者,生活日常又如此悠閒,大膽預測一下她的生活可能比你我都好。

這些普通玩偶照至少都能有 1 萬個讚後,Qai Qai 進化了。她不再是需要人協助才能站立的三次元玩偶,也是會唱歌跳舞的二次元動畫形象,動畫開始比三次元玩偶出現頻率更高,甚至具備商業價值,開始接廣告、和網紅互動。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Qai Qai 的動畫形象。

被人喜愛,這是 Qai Qai 越來越受廣告商關注的原因。透過小威廉斯的影響力和娃娃膚色,越來越多人認識這個玩偶,然後喜歡上她。

喜歡玩偶後也越來越多人催主人更新。即便小威廉斯分享網球比賽的動態留言,也會有粉絲追問「Qai Qai 在哪裡」。不僅想看到更多玩偶動態,還想知道她有沒有被好好對待。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小威廉斯的女兒抱著 Qai Qai。

不僅 Alexis 就連小威廉斯也受到輿論壓力,認為他們對娃娃照顧不夠細心,涉嫌「虐偶」。不過這擔心是多餘的,因為這對夫妻為娃娃設計了青雲之路。今天真實玩偶出鏡越來越少,社群網路的是精心打造的動畫形象,她唱歌跳舞討人喜歡,有自己的衍生玩偶,有自己出演的動畫作品,未來可能還會有漫畫、電影。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Qai Qai 動畫角色和家庭的融合。

先做 IP 再做作品,名人效應塑 IP

Qai Qai 是娛樂科技創業公司 Invisible Universe 目前最成功的作品。Snap 前高層 John Brennan 離職創業的新公司,可能很難找到參考物,因是新生意──從無到有直接創造 IP,再用來打造書籍、漫畫、電影等作品。和以前 IP 打造過程比,這是完全相反的路,但這種與眾不同的嘗試已取得一些成功。

John 最早誕生這想法是在 Snap,當時 Snap 的 AI 和表情貼紙的團隊一起工作,引發進一步思考 IP。

手機現在是生活中最受歡迎的螢幕,無論是好是壞,我們都無法否認這點,同時社群媒體也是手機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式。

99% 家庭動畫 IP 仍然只來自電影、電視和出版業,這對我來說很不合理。為什麼下一個《玩具總動員》無法來自 Instagram 或 TikTok?我們希望在人們花費越來越多時間的線上世界創造出角色 IP。

隨著這個想法扎根在 John 的心中,他發現了越來越多無中生 IP 的好處。因為電影影視製作成本太高了,像迪士尼這樣的公司會用高昂的成本在螢幕上製造一個新的 IP,但這是一個投入產出比極為不穩定的產業,這些影視內容還會有不受歡迎的可能。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能確認 IP 的吸引力,再去圍繞 IP 打造相關的內容產業,這似乎是一個很大的革新。和以前需要花 4-5 年建立一個 IP 的影響力不同,現在 Invisible Universe 的方法能讓一個新 IP 在 30 天左右迅速試錯,在市場檢驗它到底有沒有吸引力。

今天這個公司在社群媒體已經成功造出了幾個 IP,除了 Qai Qai,還有和 Tiktok 紅人 D’Amelio 推出的 Squeaky & Roy;超模 Karlie Kloss 的虛擬機器人助理 Kayda & Kai;巴西球星丹尼爾・阿爾維斯(Dani Alves) 的快樂猴子 Crazynho;未來還可能會有珍妮佛·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 的獨有動畫角色。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Qai Qai(@realqaiqai)分享的貼文

▲ 從玩偶到動畫,比你想得更容易。

這些動畫角色的「父母」都很有名,他們都是本身在社群網路就有百萬粉絲基礎的名流,藉著他們的影響力讓一個 IP 先行啟動得更簡單。John 也表示,社群網路有 5,000 萬甚至一億粉絲的人更適合和他們一起打造家庭 IP,「從價值和品牌的角度來說,這可以開發一個可以走得更遠的 IP」。

有人評價,這很像流量明星的造星型態。不管這個 IP 如何,先用外在條件(創作者、外表)讓人喜歡,粉絲夠多了再積累作品,試錯成本低。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Dani Alves(@danialves)分享的貼文

▲ 巴西球星 Dani Alves 和他的快樂猴子 Crazynho。

從三次元到二次元,IP 變不同

從小學開始學數字開始,從 2 到 3 就是再自然不過的順序,從 3 到 2 則是倒數。今天從三次元 IP 衍生到二次元 IP,這也是一次 IP 的倒轉。

就像南韓影視圈「邊拍邊播」的體系可以吸收觀眾評價來影響內容走向一樣,這種讓內容和受眾接觸後做出改變的案例會更能滿足受眾的需求。

例如 Tiktok 紅人 D’Amelio 家庭 IP Squeaky & Roy 參加 TikTok 的彈性挑戰時,1,100 萬播放量下面的評論有很大一部分想參觀它的房間。動畫團隊因此很快製作出房間的影片,在 YouTube 上這兩個 IP 角色參觀房間的影片在短時間內就獲得近百萬的播放量。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queaky and Roy(@squeakyandroy)分享的貼文

▲ Squeaky & Roy。

對於和 Invisible Universe 合作的名流而言,參加這個想法超前的項目成本是很低的。他們只需要在家裡拍幾張照片傳給合作方,偶爾在社群網路分享一些內容就能輔助說明 IP 獲得大量初始粉絲。同時一個成功 IP 的收益也很吸引人,玩偶衍生品、漫畫、電影,光授權費就能讓名流獲得實打實的商業利潤。

和原先要花幾億才能在未來幾年內看到一個成熟 IP 相比,這一套型態降低了成本也縮短了時間。唯一需要打一個問號的是,在社群媒體快速時代喜歡的某個 IP,變成影視作品中的某個角色後,你還會不會繼續喜歡它。

▲ IP 的變化。(Source:Tencent ISUX

對於這個問題,中國另一個從無到有塑造 IP 的公司也回答不出來,它也不想回答。那是泡泡瑪特,它們覺得自己做的也是 IP 的生意,不同的是他們的藝術 IP 不會進入漫畫電影,而是保留在潮玩中,讓每個用戶能夠自己去解讀它,在潮玩中找到自己的投射。

在泡泡瑪特看來,「藝術家玩具 IP 的魅力不在於文化或故事,而是藝術家設計的形象,它的形象能打動用戶是轉化購買非常關鍵的一環。」形象在這個環節就是最重要的,剩餘的受眾可以去補齊,在這個過程中 IP 甚至成為了受眾獨有的 IP。

▲ 泡泡瑪特已經造出了知名 IP Molly。(Source:泡泡瑪特

從古至今,動畫遊戲衍生出的 IP 就是最為強勢的「吸金獸」,以皮卡丘為代表的亞洲搶錢天團就是其中翹楚。但在社群網路時代,微信、LINE 上的表情包也能成為知名 IP,emoji 黃臉、長草顏團子、熊大、兔兔……隨著這些 IP 的大受歡迎,他們也有機會成為帶有獨特故事的角色品牌。

從表情包形象到潮玩,再到今天直接從社群網路興起的 IP,IP 這個詞未來可能越來越多來源於我們的線上世界。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為 Invisible Universe 打造的 IP 們;來源:Invisible Unive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