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瑪利歐到復仇者聯盟,找彩蛋如何變成今天的模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6 月 26 日 0:00 | 分類 社群 , 網路趣聞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打開影音 App 看電影,系統會提醒該片有 2 個彩蛋,剛買完遊戲,就能看到社群論壇有人在討論自己發現了幾個遊戲彩蛋。

做為當代流行文化之一,找彩蛋在我們生活中隨處可見,尋找、驗證、與朋友分享,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似乎獲得了童年時純粹的快樂,但其實,找彩蛋原本就是從兒童的尋找中開始的。

從節日活動到流行文化

彩蛋最早來源於西方的宗教節日復活節,家長一般會在節日期間準備好一顆經過染色的蛋,由兒童來尋找,意味著美好的祝願。如今,復活節彩蛋已經改為使用蛋狀的巧克力,更適合吸引兒童尋找。

隨著時代的發展找彩蛋這個節日習俗也漸漸融入到其他內容當中,尤其是電影、遊戲、電腦等出現,它們大大提升了內容的豐富性,作者可以創作各式各樣的內容,形式也一變再變,找彩蛋正是在這樣的探索中融入到它們當中,儘管部分彩蛋並非出於作者的意願。

經典 FC 遊戲(紅白機遊戲)中就有不少彩蛋並非出自廠商的自發設計。在上世紀末 FC 遊戲紅遍大江南北,影響了整整一代人,但由於市場需求大、製作工期緊、技術限制等原因,FC 遊戲發售後被玩家發現 bug 的情況屢見不鮮,就算是任天堂的旗下的超級 IP 《超級瑪利歐兄弟》也不例外。

在《超級瑪利歐兄弟》中操作瑪利歐實現二段跳可是當時流行一時的高級 bug 技巧,甚至被認為是遊戲高手的象徵。

原理是在瑪利歐往牆跳,在碰到牆時會短暫的停頓一下,這時可以繼續再按跳躍鍵實現二段跳,利用這個技巧可以去很多原來去不了地方、原來收集不到的金幣都可以拿到。

利用好遊戲中的烏龜還能無限刷命,在烏龜從樓梯上下來時,只要掌握好起跳位置和角度,就能一直踩烏龜增加瑪利歐的生命數量。

除了這個 bug 以外,《超級瑪利歐兄弟》中還有利用 bug 去到永遠不能通過的「負一關」、穿牆、反跳、免傷、跳過最後的重點旗桿……儘管這些並不是作者有意留下的 bug,但還是給了玩家們更複合式的體驗,至今都被做為彩蛋在各種復古遊戲論壇中被討論。

而發現 bug 不僅沒有被玩家投訴,大家還玩得不亦樂乎之後,遊戲廠商也開始主動設計類似的隱藏彩蛋。

著名的街機格鬥遊戲《格鬥天王 ’97》就設置了隱藏彩蛋,玩家能夠選出瘋狂莉安娜、瘋狂八神庵,甚至是最終 Boss 大蛇等隱藏人物。

例如選擇隱藏人物瘋狂八神庵,在選人介面中按住 START 按鍵,輸入←→←→←→A+C 即可選用暴走八神庵。相比普通角色,隱藏角色出招不一樣,傷害能力不一樣,而且大多比普通角色更強力。

遊戲彩蛋不僅增加了遊戲內容,也擴展了遊戲玩法的多樣性。在電影中,彩蛋也發揮同樣的作用,一部 2 小時的電影長片,在彩蛋的加持下,展現的資訊量和趣味遠遠超過了 2 小時。

早期的電影創作者們加入彩蛋主要還是為了致敬偶像、流行文化或補充資訊等,而由於電影畫面一轉即逝,尋找彩蛋並不是那麼容易,這也讓熱衷於尋找彩蛋的人被戲稱為觀眾界的「雷文霍克」──擅長尋找細節。

在周星馳參演的諸多電影中都能看到對功夫明星李小龍的致敬,《功夫》中的多個武打動作都致敬了李小龍,相似度極高,但風格卻不一樣。《功夫》中十分搞怪的踩腳趾片段,也是致敬了李小龍電影《死亡遊戲》中的對戰賈巴爾使用的踩腳趾。

▲ 《死亡遊戲》中李小龍使用踩腳趾和周星馳在《功夫》中使用踩腳趾。

而《一級玩家》幾乎將彩蛋運用到極致,一部 140 分鐘的電影,塞了上百個彩蛋,致敬經典《閃靈》、遊戲《鬥陣特攻》中的角色獵空、動畫電影《鐵巨人》的主角鋼鐵巨人……

▲ 上圖為科幻動畫電影《鋼鐵巨人》,下圖為《一級玩家》中出現的鋼鐵巨人。

在網路領域彩蛋則多做為一種互動方式出現,Google 塗鴉(Google Doodle)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在 Google 首頁用戶經常能看到塗鴉作品,它們大多是紀念歷史事件、人物等,2010 年 5 月 Google 推出的小精靈遊戲 Doodle 塗鴉還支援直接進行互動操作。

(Source:Google

無論是否由作者主動設置,彩蛋提供了更豐富的內容體驗,突破了電影、遊戲做為有限的內容能承載的內容數量,同時尋找揭祕又做為一種遊戲互動滿足了觀眾、玩家尋求新奇感的心理。

做為電影、遊戲等的附屬品,彩蛋在極小的空間內提供豐富度極高的體驗,這讓它為內容消費者所追捧,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逐漸成為了一種流行文化。

而在網際網路時代,它的面貌又發生了新改變。

彩蛋,也是商品

FC 紅白機時代,由於訊息傳播的阻塞,彩蛋只是熱愛遊戲的同好們互相分享的技巧、祕密,傳播範圍並不廣,像二段跳、刷無限生命等 bug 彩蛋知名度並不及今天。

網際網路改變了這一切,一個彩蛋從發現到流行所耗費的時間大大縮短,在社交媒體、論壇社群發文,瞬間就能被千萬人所看到,被千萬人所討論。這也讓它從單純的內容發展出工具屬性──構建社交話題。

當彩蛋的這個功能被內容製作商們發現之後,它出現的頻率和作用也在發生改變,從電影宣傳期到上映,甚至下映之後,都有彩蛋的身影。

(Source:Unsplash

彩蛋成為了行銷工具,製片方在電影宣傳片、電影正片中製造彩蛋引導觀眾尋找、發現,並利用彩蛋在社交媒體構建話題,進一步推廣電影。

2015 年的電影《煎餅俠》中就有《古惑仔》系列主角重聚的彩蛋,做為香港電影的經典之作,觀眾對於片中陳浩南、山雞等角色十分熟悉,幾位主角在《古惑仔》系列停拍之後還能在《煎餅俠》重聚,無疑引爆了觀眾的懷舊情緒,社交媒體上相關的討論也越來越多。

▲ 在《煎餅俠》中客串的《古惑仔》系列 4 位主角。

《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中張靜初身為華人演員參演,但鏡頭並不多,類似的華人影星客串好萊塢經典電影情況屢見不鮮。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華人演員在好萊塢的影響力不足,另一方面則是電影製片方希望使用華人影星做為電影彩蛋,吸引中國市場的觀眾。

除了正片中的彩蛋,電影片尾彩蛋更為常見,正片​​結束播放製作人員字幕時,經常會有電影製作方再度插入一個與電影相關的片段。自上世紀 80 年代大量好萊塢電影使用這種形式後,片尾彩蛋成為了一個傳統,在電影院等片尾彩蛋也成為觀影傳統之一。

和正片彩蛋一樣,片尾彩蛋同樣也發揮了推廣電影的作用,漫威電影使用片尾彩蛋預告下一部電影則已經成為傳統,並為漫威粉絲所津津樂道,社交媒體、論壇關於片尾彩蛋的解讀屢見不鮮,而等到電影上映時,部分彩蛋的解讀者則會成為「預言家」。

在片尾彩蛋預告下一部續作,引導觀眾解讀、思考彩蛋中的蛛絲馬跡,無疑是續作的一次推廣,無論是在粉絲群體還是普通電影觀眾心中,都建立了不低的觀影期待。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遊戲當中,《英雄聯盟》每年會發布不少新英雄,而在新英雄正式亮相之前,遊戲製作方 Riot Games 總是會先發布一支英雄預告片,介紹英雄故事的同時也埋下了不少彩蛋。

玩家們正是靠這些彩蛋解讀新英雄的技能機制和玩法套路,同時社交媒體也加速了解讀內容的傳播,擴大了新英雄知名度的同時,也增加了遊戲的熱度,吸引玩家「再來一把」 。

▲ 《英雄聯盟》元素女皇奇亞娜預告片,透露了 3 種元素技能。

在電影、遊戲,乃至網際網路都成為消費品的今天,彩蛋做為它們的附屬產物,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商品屬性。

在作者的主動或被動設置中,觀眾、玩家們的尋找中,彩蛋完成了節日活動到流行文化的轉變,而作者出於傳播行銷的需要,主動設置彩蛋引導觀眾、觀眾解密,用流行文化把彩蛋包裝成商品。

你喜歡找彩蛋嗎?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