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呼吸器都能用上,還有什麼是樹莓派做不了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06 日 7:45 | 分類 周邊 , 科技教育 , 網路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呼吸器成了全球極度短缺的醫療器材。

之前就有報導,戴森、特斯拉等科技公司均「跨界」造起呼吸器。另一家讓人意想不到的科技公司,其實也參與了這場「臨時救援行動」,就是樹莓派(Raspberry Pi)。

疫情下,樹莓派的身影無處不在

▲ 樹莓派 4。(Source:影片截圖)

大家都知道手機、電腦裡會有晶片,但我們不時會忘了,其他電子裝置其實也需要用電子晶片,從家用電器冰箱、洗衣機到像呼吸器這種醫療設備都需要晶片。

呼吸器廠商快速生產的障礙是晶片產能跟不上。

3 月,英特爾在成都的生產線就收到緊急訂單,需在 4 天內生產 2.5 萬顆 BDW 系列處理器,就是為了供給呼吸器製造。平時交付週期至少得 2 週,之前連英特爾的工程師也沒意識到原來自己的 CPU 會用在呼吸器。

樹莓派創始人也沒想到自己的產品會參與呼吸器製造。

一直受創客擁戴的樹莓派生產平價單板電腦,定價在 5~55 美元,尺寸只有信用卡大小,主要用於推廣電腦教育。

處理器短缺下,有人想到用樹莓派最「低配」的 Raspberry Pi Zero 當呼吸器的主機板

單板電腦樹莓派 Zero 搭載 Broadcom BCM2835 CPU、512MB RAM,包含一個 mini HDMI 和 2 個 Micro USB 連接埠,售價只需 5 美元(約新台幣 150 元)。

即便如此,這配置顯然足夠用於管理控制呼吸器的氣壓、閥門開關和呼吸模式調整。

當然,更重要一點是價格和庫存都很優秀。樹莓派並不是以訂單量決定生產,而是以庫存量為基準,因此庫存更穩定。官方宣稱,第一季生產超過 19 萬件 Zero 系列產品,預計第二季將生產速度提升至 25 萬件。

4 月,一哥倫比亞團隊也研發出基於樹莓派的呼吸器解決方案

機器人工程師 Marco Mascorro 設計呼吸器時,就想到隨著疫情發展,呼吸器會出現短缺,因此設計涉及的零組件盡可能避開傳統「專業呼吸器」範圍。

「大腦」用樹莓派;「軀幹」也改用更日常的零件來搭建,譬如所需閥門在平常汽車和管道設備店就能找到;軟體由他們撰寫,並根據網路醫護人員的回饋多次修改,完全開源,所有人都可以用。

▲ 基於樹莓派和其他容易獲得的零組件設計的呼吸器。(Source:Marco Mascorro

Mascorro 的設計已經提交測試檢驗,希望可在 5 月進入臨床測試。

除了呼吸器,還有創客愛好者用 3D 列印做保護面罩,然後免費送到醫院給醫護人員使用,這些 3D 列印機用的也是樹莓派

(Source:PRUSAPRINTERS BLOG

醫療設備以外,樹莓派在疫情期間還成為很多人在家辦公的工具。樹莓派創始人 Eben Upton 表示:

以前,家裡有一台共用電腦基本就夠了,但現在家裡所有成員都要有電腦學習或工作。

(樹莓派)無法像你的桌上型電腦,無法玩高階遊戲,但如果只是想處理文書作業、瀏覽網頁、用 Gmail 或 Office 365 等基本任務,樹莓派 4 可以滿足你。

由於筆電裝置不足,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買了樹莓派提供員工為臨時在家辦公的工具。

今年 3 月,樹莓派銷售量達 64 萬件,這是自樹莓派於 2012 年創立以來第二高單月銷售。

當然,除了呼吸器和辦公電腦,不少創客也趁這段時間訂購樹莓派在家研發,這也是銷售增長的來源之一。

平價科技的快樂:放膽去探索

(Source:Betanews

個人電腦消費市場,一邊是規格不斷刷新,製程越來越精美的「高配」產品;另一邊則是像樹莓派精簡至最基本的「低配」產品。

一方代表消費電子的尖端,以越來越高的算力試圖模糊現實和虛擬的邊界;另一方卻一直提醒,科技的世界變得怎樣「魔法」般神奇,也是從你手上這些簡單零組件開始的。

(Source:Raspberry Pi Blog

這次樹莓派在疫情期間的廣泛應用,也是在提醒我們,其實不少電子裝置都只需像 Pi Zero 這種「低配」電腦就能滿足,只是正常時我們很少關注和思考早已滲透至生活各方面的產品背後的工作原理。

2006 年,Upton 就留意到「過於用戶友善」的電子裝置讓人們對電腦學科興趣的影響。當時,他在牛津大學擔任教學主管,並發現願意報考電腦科學的學生遇到斷崖式下滑

在他看來,當時主流電腦、遊戲機和智慧手機雖然都很好,但卻不再邀請用戶實驗和創造,只會鼓勵用戶消費。正因如此,Upton 後來才設計出鼓勵用戶自己動手的樹莓派。Upton 今年接受 BBC 採訪時表示

現在,劍橋申請學習電腦科學專業的學生已經比網際網路泡沫前最高值還要高,且我從負責招生的人那裡了解,很多學生被問到最初怎麼和電腦結緣時,答案都是「樹莓派」。

▲ Eben Upton。(Source:Jim Killock / CC BY-SA

今年,英國公開大學公眾對科技認知系教授 John Naughton 曾在一篇《衛報》評論強調,理解電腦技術應成為資訊技術教育的重心,而不是只教孩子如何使用各種現成軟體。

事件緣起是這樣的。Naughton 的兒子有一天放學回家說:「爸爸,你絕對想不到我們今天做了什麼。我們今天居然學習怎樣使用 Microsoft Word!」他兒子自懂事後就一直用 Word 寫作文了。

常有人會這樣反對:「你說我們現在只是提供孩子電腦訓練,而不是他們需要的電腦教育,但當他們離開學校,他們的確得用 Microsoft 辦公軟體,那我們早點訓練他們有什麼不對?」

我會讓他們嘗試將「資訊教育」代換成「性」。你會希望你的孩子接受性訓練還是性教育呢?所有爭論隨之消失。

除了夠開放,樹莓派另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在於價格夠低。

有的父母想讓孩子接觸最尖端的技術,願意花幾千上萬元買最好的電腦或手機,但也許還不願意有天孩子告訴自己「爸、媽,我在研究平板電腦的時候弄壞了」,因為試錯成本太高了。

定價 5~55 美元(約新台幣 150~1,657 元)的樹莓派就是要以便宜價格,讓孩子或成年人創客都能更放開去實驗和創造,壞了也沒那麼心痛。

而且,和單純的程式設計學習不同,樹莓派是「軟硬結合」的動手教育,緊密連結數位和現實世界。

在尚不發達的國家,樹莓派只需配螢幕、滑鼠和鍵盤,就能成為更具價格競爭力的教育裝置。

而從各種樹莓派社群不斷增加的 DIY 教程分享來看,動手製作成了可能。喜歡遊戲的入門創客,可以買現成遊戲機套裝組裝屬於自己的 Gameboy。

(Source:影片截圖)

也有創客利用在家隔離這段時間直接用樹莓派搭了街機,讓兒子和自己一起玩。

(Source:The Irish Sun

「實用派」會拿樹莓派來做智慧門鈴,甚至部分還帶人臉辨識功能。

(Source:影片截圖)

更硬核的創客則讓樹莓派乘著熱氣球飛到太空,拍攝高空影像和播放尖叫聲。為什麼要播放尖叫聲,因為他們好奇在太空尖叫是不是真的沒人聽到。

▲ 在 33 公里高空拍攝的影像。(Source:The Naked Scientist

科技的民主不僅在於人人都能接觸和買得起消費電子產品,更應該是所有人都能獲得了解電腦背後工作原理的資源和機會。只有這樣,大家才能在非常規情況下,有能力找得到替代方案;也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可能擁有創新的能力。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Gareth Halfacre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