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真能靠 VR 起死回生嗎?來看看這關卡難度有多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10 日 8:00 | 分類 VR/AR , 周邊 follow us in feedly


讀者可能還不知道,現在 HTC 一整年的營收,還沒有蘋果賣兩星期 AirPods 來得多。

這是彭博社專欄作家 Tim Culpan 的結論。1 月 6 日,HTC 公布 2019 全年營收,不少人等待的觸底反彈並沒有出現。

官方統計,2019 年 HTC 合併營業額約新台幣 100.15 億元(約 3.32 億美元),同期相比下降了 57.82%,如果與 2017 年比較更大降 84%。

細看每個月的表現,HTC 僅 9 月獲得同期相比約 1.53% 上漲,其餘 11 個月均為 50%~70% 大幅下跌。同時,2019 年也是 HTC 業績連續下滑的第 8 年,滑落到 2001 年以來的最低紀錄。

曾紅極一時的智慧手機品牌,如今卻萎縮得如此厲害,不免令人唏噓。

▲ 15 年來 HTC 的業績變化。

Techcrunch 還製作了統計圖,展示 2005~2019 年 HTC 營收總額變化。前半段可視為 HTC 的高速發展期,但這階段沒持續太久,就迎來衰退期,且下滑速度幾乎和漲幅一樣。

真正屬於 HTC 的時刻,出現在 2010~2012 三年。尤其 2011 年,當時 HTC 全年營收達新台幣 4,657.9 億元(約 154 億美元)歷史最高,市值超過黑莓和 NOKIA,為僅次蘋果、三星的第三大手機製造商。

▲ IDC 統計的 2011 年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

就算只看手機銷量,按照 IDC 統計,當時 HTC 也能排進全球前五。這波增勢如此之快,主要還是得益於 HTC 抓住了 Android 崛起,加上「機海戰略」,成功吸引一批從功能手機轉向智慧手機的用戶,而獨特的 Sense UI 也讓 HTC 手機獲得有別於其他品牌的視覺辨識。

但這種一網打盡的策略沒能讓 HTC 保住增長勢頭。隨後兩、三年,HTC 高階手機就遭受蘋果 iPhone 和三星 Galaxy 系列的衝擊,而中低階產品線也逐漸被華為、小米和 OPPO 等品牌搶占,擠出局只是時間問題。

如今,已經很難在正規通路買到 HTC 的手機了。無論哪家電商,搜尋清單最顯眼的都是 HTC 虛擬實境眼鏡。HTC 中國官網首頁還留有「HTC U12+」宣傳圖,還是 HTC 在 2018 年發表的旗艦手機。

就算 HTC 大本營台灣,整個 2019 年也只有 U19e 與 Desire 19+ 兩款中階新機,以及打著區塊鏈手機名號的 EXODUS 1s。

它們可能是 HTC 對智慧手機市場的最後一點執念了。

2018 年 10 月,剛接任 HTC CEO 職位的 Yves Maitre 也在一次採訪坦言,HTC 已停止智慧手機的硬體創新:

像蘋果、三星和華為,都已經在手機硬體做得非常出色,但我們沒有,因為我們把資源都投入虛擬實境(VR)領域。我認為 HTC 是在錯誤的時間點做正確的事,並為此付出代價,我們正在尋求恢復。

這並不是 HTC 高層第一次對自家虛擬實境業務發表觀點。差別在於,之前大部分都是「看好 VR 的未來、VR 將成為下一代計算平台」等言論,但他們卻不願意承認犯了一個很多大公司都會遇到的錯誤:

將超越時代的產品推向市場,甚至沒有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HTC 選擇將發展重心轉至虛擬實境領域是在 2014 年,也正好碰上 VR 最火熱的起步階段。

當時,Facebook 花了 20 億美元買下 VR 界的明星公司 Oculus;一年後,三星推出和自家旗艦手機連結的 Gear VR 配件;到了 2016 年,Sony 也推出 PS VR 眼鏡;還有 Google Cardboard 紙盒,更靠著低價爆賣 1 千萬份。

這還只是大公司,在此影響下,許多新創公司、投資人和小型裝置廠商也都湧進 VR 領域,大有在消費者市場發起一股技術革命的態勢。

可時至今日,虛擬實境依舊沒有發生「爆發期」,更別說在消費者市場引起多少關注。最明顯的變化,大概就是在商場、遊樂場多了幾塊 VR 體驗區而已。

▲ Cardboard 紙盒大概是 Google 最成功的「概念產品」。

市場還沒熱,冷水就潑了過來。2017 年的資本撤退就迅速清洗了一批想賺快錢的 VR 新創公司;三星 Gear VR 更新兩年後就沒下文;做事喜歡做一半的 Google,2019 年也選擇關閉自家 VR 計畫 Daydream。

如今,Google 和蘋果、微軟焦點都轉到 AR 領域。AR 和 VR 有共通處,但發展目標仍有本質差異。

目前整個 VR 市場,真正成體系的參與者也只有 Sony、Oculus 和 HTC。其中 Sony 已在今年 CES 發表會公布 PS VR 的累計銷量,為 500 萬台

考慮到問世時間超過 3 年,顯然不是值得誇耀的數字。

Statistic: Estimated VR device shipment share by vendor worldwide in 2018 and 2019 | Statista
(Source:Statista

然而,依靠 PS4 主機過億銷量,以及 Sony 在遊戲內容不斷投入,PS VR 已經是目前 VR 市場表現最好的產品了。

何況,Oculus 和 HTC 也從未以官方身分,公布過自家 VR 裝置的累計銷量。

按照 IDC 預測,2019 年整個 VR / AR 市場的裝置出貨量在 760 萬台左右,比 2018 年的 590 萬台稍有上升,大部分增長仍在商業領域,而非一般消費者。

考慮到全球智慧手機一年可輕鬆賣超過 10 億台,而總被看作「夕陽產業」的 PC,也能穩定每年有 2 億到 3 億銷量。就不說 VR 業是原地踏步,但至少距離「普及」狀態還差得遠。

背後的原因也不難理解,畢竟定價高,便攜性差,且使用場景有限,也沒有堪稱「殺手級」內容,這些都是阻礙 VR 裝置「出圈」的老問題。

光是讓笨重的頭戴式裝置擺脫外接定位器和有線連接,戴上即玩,並做到量產,Oculus 就耗費 4 年、投入 30 億美元,才得以在 2018 年的 Oculus Go 達成。

至於 HTC 旗下首款 VR 一體機 HTC Vive Focus,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間點上市。

但這並不代表 Vive Focus 就是人人想要的 VR 裝置。Oculus 前任 CTO 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 VR、AR 頭戴式裝置採用的四方造型,仍很難被一般消費者接受,更不要說戴著出門。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這些公司也只能繼續將「VR 是未來」等話掛在嘴邊,然後不斷投入資金,尋求新的技術手段,儘早將這些頭盔做成類似護目鏡甚至太陽眼鏡的東西。

可就和大部分同樣確信是下一波浪潮的產品一樣,沒人知道這個未來何時到來,更多時候像紙上幻想,以至於任何投入都像掉進無底洞。

▲ Facebook 首席科學家 Michael Abrash 去年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推出真正意義的「下一代 VR 裝置」。

人們可以不擔心 Oculus 和 PS VR,是因為它們還能不考慮短期回報,靠 Facebook 及 Sony 其他業務為自己輸血,在 VR 市場持續「試錯」。就算大方向走歪,轉變策略也好,砍掉一整個部門也罷,也不會對公司的生死存亡造成致命影響,這是和野心相符的資本與規模決定的。

現實狀況是,Facebook 可以花錢找知名開發商 Respawn Entertainment,為 Oculus 製作獨占 VR 射擊遊戲,甚至直接買下製作《Beat Saber》遊戲的工作室。

Sony 身為遊戲業巨頭,雖然硬體不是最佳,卻坐擁最豐富的 VR 遊戲庫。

相比之下,HTC 資金運用就無法如此任性了。淡出智慧手機市場後,VR 幾乎是 HTC 唯一能倚靠的業務,加上業績頹勢依舊,很難想像 HTC 還能在硬體開發之外,撥給軟體和內容充足的資金。

更關鍵的是,HTC 得先確保自己能撐到 VR 普及的時代。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HTC)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