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手錶 2016 年接近發表,但最終被中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24 日 7:45 | 分類 Google , 周邊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隱藏的 Google 粉絲,和朋友聊天時,常有怒其不爭的感覺。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 Google 不爭氣,明明有機會做出完美的軟硬體生態,但卻稍有不如意就「砍砍砍」,軟體產品如此,硬體產品也不例外,比如先前宣布砍掉兩款平板裝置,就此結束平板電腦市場。

▲ Google 硬體產品家族。(Source:Google

目前 Google 硬體產品線除了名氣最大的 Pixel 系列手機,就剩 Pixelbook 筆電和 Google Home 等智慧喇叭了。

都說蘋果最強的就是一旦沉浸於其生態就無法自拔,這生態除了 iPhone 手機,還有 Apple Watch、iPad、MacBook、iMac 等多種適用不同場景的產品,「接力」(Handoff)和「隔空投送」(Airdrop)及 iCloud 同步,讓這個生態無比強大。

Google 本來也有機會。Google 帳號不用多說,這是使用一切 Google 服務的基礎,除了 Pixel 系列手機,Google 還有 Nexus 平板,以及一款 2016 年無限接近發表的 Pxiel 智慧手錶。

Pixel 智慧手錶曾聽到幾次傳言,甚至 2016 年開始一直持續到 2018 下半年,經過官方暗示,才不得不承認「親兒子」手錶已胎死腹中。

至於 Pixel 手錶為何胎死腹中,外媒 Business insider 採訪了 6 位 Google 前員工,揭祕這件事。

2016 年,Google 硬體小組重組,新任硬體主管 Rick Osterloh 上任,也是 Google 現在的硬體主管,Pixel 手錶被砍和他有直接關係。

當時傳出 Pixel 手錶共有大小兩款,兩款手錶的代號也與 Pixel 手機相似,以魚類命名,一款名為「Angelfish」(天使魚),另一款名為「Swordfish」(劍魚)。兩款都為圓形錶盤,由 LG 製造,最早預計命名為 Google Watch。

▲ Rick Osterloh。(Source:CNET

評估這兩款手錶時,外觀設計是 Rick Osterloh 主要關注點。他的確認為那兩款手錶「不夠 Pixel」,設計沒有 Pxiel 的元素,並不像 Pixel 系列的產品。

這讓 Rick Osterloh 產生發表這種東西會削弱 Pixel 品牌的想法,他希望所有產品都該像有統一的設計概念,即便是由不同團隊在沒有統一設計策略下研發的。

Rick Osterloh 也不滿意手錶與 Pixel 手機配合的成果,受訪前員工表示手錶和 Pixel 手機的同步「效果不佳」,宣告了這兩款智慧手錶的命運。

果然,2016 年 10 月 4 日看到 Pixel 手機,看到 Google Home 智慧音箱、Daydeam View VR 耳機、Chromecast Ultra 及 Google Wi-Fi,唯獨沒有智慧手錶的身影。

▲ LG Watch Style。(Source:WIRED

儘管沒有以「親兒子」身分出生,但這兩款手錶最後還是以 LG 品牌面世,就是 LG Watch Style 及 LG Watch Sport,兩者於 2017 年 2 月推出。

今天,Android Wear 改名後的 Wear OS 系統只占智慧手錶市場(不算手環)6%,而 Apple Watch 是 37%。當時盟友也紛紛拋棄 Wear OS,三星手錶統一換成自家 Tizen 系統,華為最新手錶也不再使用 Wear OS 系統。

有意思的是,中國還有很多基於「魔改 Android 系統」的智慧手錶,比如華米 WOS 系統,本質上就是精簡版的 Android。這些智慧手錶因在中國大受歡迎,讓 Android 還有智慧手錶 25% 市占率。

然而,對 Wear OS 智慧手錶的評論一直是乏善可陳,有些人歸咎於 Google 不重視手錶軟體系統,也有一部分認為 Wear OS 手錶依賴高通的處理器,和 Apple Watch 的對抗賽落後了。Google+ 關閉後,連 Wear OS 的開發者社群也消失了。

目前只能在時尚品牌看到搭載 Wear OS 手錶的身影,如 LV、泰格豪雅、萬寶龍等品牌。對了還有 Fossil,幾乎成了最後的平價 Wear OS 手錶,並在最近被 Google 買下技術和注資。

▲ Fossil Sport。(Source:9to5Google)

未來我們能看到 Google 的高階智慧手錶嗎?Creative Strategies 首席分析師 Ben Bajarin 表示,由於目前蘋果在這個市場占主導地位,Google 現在不認為生產自有品牌手錶有何意義。

「如果市場變化,比如市場的盤子變大了,那麼也許他們會重新審視市場和裝置,但現在不是這樣。」Ben Bajarin 說。

筆者個人來說,希望 Google 認真做「Pixel Watch」,蘋果已證明這個市場有好產品還是賣得出去,且會成為整個軟硬體生態系統的一環,進一步增加用戶黏著性,這對 Google 來說也有相同目的。

此外,智慧手錶還展示了在健康醫療領域的巨大潛力,且背後有相當大的市場,這點在中國尤其明顯。用戶貼身的第二款智慧產品,能帶來相當高價值的用戶資料。

所以,愛半途而廢的 Google 什麼時候能開竅?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Googl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