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自訂,YouTube 的 ASMR 達人發現新的變現途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8 日 9:15 | 分類 數位內容 , 生物科技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譯名「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主要指透過視覺、聽覺、觸覺、嗅覺或感知刺激,讓人在顱內、頭皮、背部或身體其他部位產生獨特、令人愉悅的刺激感。



是不是聽起來有點影音平台做擦邊球內容的意思?的確,ASMR 在中國一直和軟色情有關。虎牙、鬥魚、荔枝等平台先後有過關閉頻道、禁止主播傳遞 ASMR 內容的行動。

不過海外,依然有許多人透過看 YouTube ASMR 影片幫助他們控制焦慮、助眠,或獲得愉悅感。

YouTube 的 ASMR 影片千奇百怪,有梳頭髮、用指甲敲麥克風,還有 POV 角色扮演。這些內容創作者稱為「asmrologist」,類似護理師或醫生為用戶進行「顱內檢查」、提供顱內高潮。YouTube 最受歡迎的頻道「Gentle Whispering ASMR」(ASMR 溫柔低語)已有近 150 萬訂閱。

Kat Tenbarge 去年開始經營頻道 Kat Whispers ASMR,她是俄亥俄大學新聞與環境研究學系,希望能透過自媒體內容變現。

Tenbarge 表示,雖然她沒有很多訂閱者,但她發表內容後不久,就收到一個自訂影片要求。「這令我感到驚訝」她說,「我以前認為,只有大批追隨者的網紅才會有客製化變現的可能。但實際上情況正好相反──大牌 YouTuber 可能沒有時間接個性化訂單,他們也可能不需要或不想要其餘收入。」

Tenbarge 介紹,要求自訂的用戶可指定喜歡的 ASMR 觸發機制、長度和其他細節。一般來說,Tenbarge 提供 25 美元的編輯和準備費用,以及影片每分鐘收費 2.5 美元。算下來,30 分鐘的影片,通常需付 100 美元。

但算入前期劇本、排練、妝髮道具準備時間,ASMR 內容生產者差不多每小時能獲得 10 美元收益。錢不算多,但對無法從廣告賺錢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快速變現的方式。

類似製造業的發達推動了 C2M(顧客需求直達供應鏈),從內容形態來看,ASMR 可說是直播、短片領域「顧客需求直達內容生產者」的代表。

從涉及軟色情的角度來看,雖然相關監管機構和影音平台都面臨嚴峻的監管壓力,但 2015 3 月發表的關於 ASMR 研究報告指出,約有 5% 參與者表示他們使用 ASMR 進行性刺激,82% 表示他們用於助眠,70% 的人用作緩解壓力。

之前媒體報導,溫徹斯特的雪蘭多大學生物製藥科學教授 Craig Richard 調查世界各地近 2 萬人,資料顯示,四分之三受試者使用 ASMR 影片幫助睡眠,三分之一說影片可幫助他們「感到放鬆」,較小百分比使用影片處理焦慮障礙和抑鬱症。他認為,ASMR 有一天可用於醫療。

睡前助眠的需求量如此之大,從內容變現、內容生產機制來看,如果上述資料真實無誤,說明合法合規的「哄睡內容客製化」是一門值得深入研究的產業。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Richard Royl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