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聲音讓人「顱內高潮」,歡迎來到 ASMR 的世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6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網路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想像一下,書頁翻開的沙沙聲、衣物的磨蹭聲、附耳說悄悄話的溫柔女聲,這些聲音會帶給你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嗎?如果會,歡迎加入「顱內高潮」的世界。




歡迎來到「顱內高潮」的世界

在你耳邊悄悄說話、磨蹭衣物、手指輕敲桌面、書頁沙沙翻過……這些聲音會引發你從頭皮開始震顫,然後一路從脖子、肩膀擴散到四肢嗎?如果這些聲音對你有這些魔力,能讓你感到一種酥麻、愉悅的感覺,那麼歡迎來到「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ASMR)的世界,這種現象還有個比較平易近人的稱呼,就是「顱內高潮」(Braingasm)。

就像做 SPA 般放鬆

專門研究 ASMR 的美國雪蘭多大學生物製藥科學教授理查德(Craig Richard)表示:「ASMR 和某人在做身體按摩時,感受到的深層放鬆感很像。」其他人則形容 ASMR 會造成聽覺和觸覺的聯覺,還有人稱 ASMR 會帶來「大腦的顫動」。

▲ 這支觀看次數突破 2 千萬次的影片,ASMR YouTuber 瑪莉亞用她的聲音示範如何讓大家產生酥麻的感覺。

令人陶醉的聲音

要造成 ASMR 並不難,許多日常生活的聲音都可以產生這種效果。舉例來說,鉛筆寫在紙上的沙沙聲、塑膠袋摩擦的聲音都可以,要怎麼做出引發 ASMR 的聲音問瑪莉亞最知道,她在自己的 YouTube 頻道專門拍攝觸發 ASMR 聲音的影片。目前,瑪莉亞的 YouTube 頻道 Gentle Whispering ASMR 有超過 135 萬人訂閱。瑪莉亞表示,ASMR 的聲音真的非常「令人陶醉」:「我自己對 ASMR 非常著迷。」

緩解不安與失眠

網路最不缺的就是觸發 ASMR 的聲音。不少喜愛 ASMR 的民眾表示,ASMR 可以幫助他們紓解壓力、不安,甚至緩解他們的失眠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

目前背後沒有研究支持

然而,這看似紓壓的反應,背後仍沒有任何科學根據或研究支持。雪蘭多大學生物製藥科學教授理查德表示:「(目前)沒有人能解開那些感受到 ASMR 者的生物化學或確切的生理經驗。」

▲ ASMR YouTuber 瑪莉亞提到,ASMR 給人帶來的感覺就像腦中出現一場小爆炸,爆出的點點星火從頭部蔓延到四肢百骸。(Source:Flickr/David Urbanke CC BY 2.0)

就像腦袋中有泡泡

無論如何,VICE 深入訪問了瑪莉亞有關 ASMR 的大小事。瑪莉亞提到,她大約是在幼稚園時,發現某些日常生活的聲音會讓她感到很舒服,她形容這些聲音觸發的感覺「就像腦中有泡泡」,她也把這種感覺拿來和頭皮按摩相比,只不過按摩的是頭皮裡的大腦。

酥麻感從頭到腳

瑪莉亞提到:「這就像一場小爆炸,然後爆出的點點星火順著你的背脊而下。此外,按照觸發事物的強度,有時這種感覺只會從頭部到肩膀,但有時卻能蔓延到四肢百骸,尤其這種感覺到達腿部時,真的很令人興奮!」

在你的耳朵旁耳語

為了帶給 ASMR 的同好這種舒服的感覺,瑪莉亞會在鏡頭前用一口帶有異國腔的英文輕聲細語地和觀眾說話,宛若她把嘴巴附在觀眾的耳朵旁,而瑪莉亞的每支影片都大獲好評,觀看次數破千萬者都有。

影片觀看次數爆量

瑪莉亞表示,她開的 YouTube 頻道因為觀看次數屢履爆量讓她「小賺了一下」,但她也跟 VICE 記者說,她感到有點罪惡,畢竟她拍攝這些影片本意並不是為了賺錢。於是,瑪莉亞也把她在 YouTube 頻道賺的錢投資在購買 3D 麥克風,這種麥克風對靠拍攝 ASMR 影片走紅的 YouTuber 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器材,它可以讓聲音更細緻,讓聽眾覺得更像有人真的在耳邊說話或弄出這些令人舒服的聲音。

希望被人聲撫慰

另一名 ASMR YouTuber 凱絲柏(Olivia Kissper)錄製影片時,也非常在乎使用的器材和收音,如此一來才能讓影片帶給觀眾愉悅感。

凱絲柏說:「我認為人們對親密的個人關注、眼神接觸、療癒、被人聲撫慰很飢渴。」凱絲柏也提到,那種能引起人們震顫的能力就像擁有超能力。

▲ 對恐音症患者而言,許多歸類為 ASMR 的日常聲音都讓他們難以忍受。(Source:Unsplash

除非自己體驗過

美國神經科學家諾維拉(Steven Novella)則詳細描述了 ASMR,他說:「這和偏頭痛很像──我們之所以會知道這個症狀,是因為有許多人都回報自己有相同的症狀和病史。」ASMR 可歸入像殺人狂怒(homicidal rages)、催眠與宗教狂熱這種類別,上述類別都是除非自己體驗過,不然很難承認有這種精神狀態存在。

天然興奮劑  不需要吃藥

VICE 報導寫到,在沒有相關科學研究的支持下,將 ASMR 視為一種令人舒服的感覺或許是比較務實的做法。陶醉於 ASMR 的拜納姆(Latasha Bynum)認為,ASMR 就是一種天然興奮劑,一種幫助她和其他人對抗失眠的紓壓方法。拜納姆說:「這是免費的,你不需要去看醫生,這麼做有許多好處,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推廣給大家,你不需要吃藥。」

恐音症患者不這麼想

然而,某些會產生 ASMR 的聲音,諸如咀嚼聲或耳語聲,對恐音症患者來說反而難以忍受。

美國雪蘭多大學生物製藥科學教授理查德問道:「為什麼一個 A 團體覺得放鬆的聲音,卻會讓 B 團體感到生氣呢?」理查德隨後提到恐音症與遺傳的關聯,或許這也能套用到 ASMR。

▲ 這支影片是北歐家具龍頭 IKEA 搶攻 ASMR 族群推出的廣告,用了各式各樣的聲音希望能讓觀眾「耳朵懷孕」。

廣告主發現新藍海

無論如何,隨著越來越多人加入  ASMR 團的行列,廣告主也發現可吸引消費者的新方法,他們開始跟 ASMR YouTuber 合作,請他們在影片中使用自家產品來製造會引發 ASMR 的聲音。

IKEA 推出概念廣告

去年,北歐家具龍頭 IKEA 就推出一系列用 ASMR 概念發想的廣告。其中一支片長 25 分鐘、場景設定在大學宿舍的廣告,一道輕柔的女聲教觀眾如何布置大學宿舍,出現鋪床單、整理抱枕、磨蹭衣物、輕拍檯燈等發出的聲音。

美國 IKEA 媒體專員洪雪(Kerri Homsher)說:「這種內容對品牌來說是個未開發的市場,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有什麼效果。」但洪雪也提到,他們盡力製作這支廣告好貼近 ASMR 社群。

廣告策略大成功

最後,IKEA 的廣告策略大成功,這支廣告在網路瘋傳,至今觀看次數超過 185 萬次,IKEA 的實體店銷售額增加了 4.5%,線上銷售額則增加 5.1%。

信任 ASMR 創作者

數位人才機構 Ritual Network 資深人才經理紐頓(Savannah Newton)提到,現在品牌為了搶攻 ASMR 族群市場,也開始邀請 ASMR 內容創作者幫他們推廣產品,而 Ritual Network 旗下就有好幾位受廣告主歡迎的 ASMR 內容創作者,像是知名的 ASMR YouTuber 凱絲柏就在他們旗下。

紐頓說:「ASMR 這個族群的消費者覺得可在個人層面與創作者產生連結,所以他們信任這些創作者推廣品牌時說的話。」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Image Catalog CC BY 2.0)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