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科學家得之又失的諾貝爾獎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1 日 19:40 | 分類 科技教育 , 網路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一名科學家獲頒諾貝爾獎可能須歷經數十載光陰,但得到後又失去獎牌的時間沒有最短只有更短,且失去方法還有千百種:比如為了躲避納粹查緝,忍痛把金獎牌放進王水,溶掉了。



出現在化學溶液中

1914 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馬克斯·馮·勞厄(註)、1925 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詹姆斯·弗蘭克及古斯塔夫·赫茲,三人皆是德國人,其中馬克斯·馮·勞厄與詹姆斯·弗蘭克兩人將自己的金獎牌委託給丹麥的尼爾斯·波耳研究所(Niel Bohr’s Institute)保管。

但德國隨之於 1933 年迎來十多年的納粹統治時期,1940 年 4 月大舉入侵丹麥,當時匈牙利化學家喬治·德海韋西(George de Hevesy)正在波耳研究所工作,他事後於 1962 年寫道:「在希特勒帝國,將黃金送出國是重罪,而馬克斯·馮·勞厄的名字清清楚楚刻在獎牌上,一旦被納粹清查,馬克斯·馮·勞厄將遭遇無妄之災。」

德海韋西也想過不如把獎牌埋入地下,但事實是獎牌被納粹刨出來重見天日的可能性還真不低。經過一番深思,德海韋西決定用王水溶掉這兩塊 23 克拉的金獎牌。最後,這瓶「偷渡」了獎牌的橙色液體高高放在實驗室架上,完美迴避納粹黨搜查。

戰爭結束後,喬治·德海韋西也於 1943 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他在 1950 年將這瓶酸性溶液交給諾貝爾基金會,重鑄贈還給兩名德國科學家。

出現在拍賣會槌子下

科學家也是平凡人,可能因遺產鬥爭或人生出現奇怪轉折等種種原因,最終他們的諾貝爾獎牌出現在拍賣會。

1926 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里斯蒂德·白里安,獎牌於 2008 年被後代子孫以 14,000 美元出售;與同僚共同發現 DNA 雙螺旋結構而榮獲 1962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詹姆斯·杜威·華生,將獎牌以創紀錄的 410 萬美元賣掉。

出現在小偷口袋中

1913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獎牌於 2004 年被偷走,至今杳無音訊;廉價買下阿里斯蒂德·白里安獎牌的法國一家博物館,結果和獎牌緣分僅寥寥數年,2015 年獎牌就被盜走,至今未收回。

獲頒 2014 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印度兒童人權運動家凱拉西·沙提雅提則幸運多了,劫匪偷走的只是複製品,真實獎牌於博物館展出。

當然也有讓人啼笑皆非的例子,並不是每個諾貝爾獎的得主名字都刻在獎牌後面──和平獎與經濟學獎得主名字刻在獎牌邊緣,所以發生 1975 年有兩名經濟學獎得主:蘇聯經濟學家列昂尼德·坎托羅維奇與美國籍經濟學家特亞林·科普曼斯,因看錯名字、拿錯獎牌的烏龍事件也不奇怪了。尷尬的是由於美蘇冷戰,獎牌花了 4 年外交才回歸各自手中。

至於最不該犯但也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倫理問題了,比如今年因性侵罪行遭取消資格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諾。

註:據維基資料,在希特勒和納粹統治時期,德國並不接受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馬克斯·馮·勞厄是少數一直支持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科學家;當愛因斯坦退出柏林學會時,柏林學會副主席宣稱愛因斯坦的退出對學會沒有損失,此時學會內僅馮·勞厄一人提出抗議。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