蟄伏 12 年的雷蛇上市,連年虧損的「電競概念股」如何撐起 400 億市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1 月 14 日 14:03 | 分類 周邊 , 螢幕、電視 , 鍵盤滑鼠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 11 月 13 日,電子遊戲硬體廠商雷蛇(Razer)在香港上市,股價從 3.88 元一度漲到 5.49 元,漲幅超過 40%。最終收市時落在每股 4.79 港幣,公司市值逾 420 億港元。



雷蛇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陳民亮(Min-Liang Tan)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曾這樣描述雷蛇公司:

我們是遊戲界的軍火商,我們不是在遊戲業胡亂碰運氣。

▲ 雷蛇 11 月 13 日股價走勢。(Source:香港交易所

從律師到玩家的創業之路

提起雷蛇,人們總會想起那些五顏六色、設計誇張的滑鼠、鍵盤。「燈廠」是雷蛇的別名,但雷蛇最初的起點,卻是從一個不發光的滑鼠開始的。

1977 年,陳民亮出生於新加坡一個中產家庭,按照父親為他擬定的人生規畫,陳民亮將在大學畢業後成為一名律師或醫生──畢竟家裡其他幾位兄弟姊妹,不是醫生就是律師。

2005 年正式創辦雷蛇之前,陳民亮確實是一名優秀的律師,他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法學碩士學位,在新加坡高等法院擔任辯護律師,甚至還編寫過法律相關著作。

▲ 雷蛇 CEO 陳民亮。(Source:Flickr/RISE CC BY 2.0)

但閒暇之時,陳民亮還喜歡玩電子遊戲。1990 年代,《雷神之鎚》(Quake)是最負盛名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這也是最早擁有 3D 建模的電子遊戲,這款遊戲的開發主力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至今仍活躍在遊戲界一線位置──他是 Facebook 旗下虛擬實境公司 Oculus 的首席技術長。

能聯機對戰的《雷神之鎚》讓陳民亮結識了羅伯特‧克萊考夫(Robert Krakoff,後來被稱為 Razerguy),當時 Razerguy 剛從動視離職不久,他創辦的新公司 kärna 能開發出高 DPI(Dots Per Inch,每英吋點數)的感測器,而 Razerguy 想將這項技術應用於汽車領域。

不過,熱愛遊戲的陳民亮卻認為,如果將這項技術引入滑鼠,勢必會大大提升遊戲的操作精準度──1996 年前後,還沒有所謂「遊戲滑鼠」的概念,市面只有兩個高階滑鼠品牌,一個是微軟,另一個是羅技(Logitech)。

▲ Razerguy。(Source:YouTube

在陳民亮和 Razerguy 的努力下,世界第一款遊戲滑鼠橫空出世,採用 Razer 研發實驗室的專利技術,操作精度是當時高階滑鼠(約 400dpi)的 5 倍!為了強調這是一款能「幹掉」市面所有滑鼠的產品,他們把這款滑鼠命名為「布斯朗悍蛇」(Razer Boomslang)。

說到 Mouse 的天敵,那自然就是「蛇」了!

2000 年,雷蛇成為電競選手強納森‧文德爾(Johnathan Wendel)的贊助商,強納森更為人所熟知的名號是「Fatal1ty」,電競遊戲史上最負盛名的 FPS 遊戲選手。在 Fatal1ty 出色的表現下,專用滑鼠 Razer Boomslang 也逐漸進入玩家視野。

▲ 雷蛇後來推出的 Razer Boomslang 收藏版。

次年,雷蛇又贊助了職業電子競技聯盟(Cyber​​athlete Professional League,簡稱 CPL)賽事,並提供 10 萬美元獎金,這對剛興起的電競賽事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劑。

然而,就在雷蛇品牌逐步發展之時,雷蛇的母公司 kärna 卻遭遇困境。由於網際網路泡沫危機,以及台灣破壞性的地震損毀了雷蛇的生產設施和庫存,公司經營陷入困境,命懸一線。

Kärna 最終只得破產清算收場,但陳民亮的旅程卻還沒有結束。2005 年,陳民亮從 kärna 手中收購了雷蛇品牌的所有權,雷蛇正式成立,專注於電競遊戲滑鼠。

▲ 雷蛇的各種專業電競器材。(Source:Razer

轉行後的第一年,27 歲的陳民亮甚至不敢告訴家人自己的新事業──創辦一家電子遊戲外設公司。前途光明的律師轉行去做遊戲滑鼠?簡直聞所未聞!

畢竟當時遊戲滑鼠並不是被看好的行業。電競賽事剛起步,電子遊戲的主戰場還在各類遊戲主機。或許,就是遊戲玩家的一腔熱血,改變了這位頭腦精明的年輕律師。後來,陳民亮接受鈦媒體採訪時曾這樣說:

當時我已經做律師兩年了,存了一點錢,所以就覺得不如再去試一下,捲土重來做一次,這一次不是光做科技,從此就做一個新的公司,focus 在遊戲玩家。

連年虧損的「電競概念股」如何撐起 400 億市值?

距離雷蛇的重生已過去 12 年,如今的雷蛇是首屈一指的電競品牌,香港 01 稱之為「全港首支電競概念股」。

陳民亮不再是 27 歲的熱血青年,40 歲的他儘管依舊熱愛玩 FPS 遊戲,2016 年的年度遊戲《鬥陣特攻》、今年的「吃雞遊戲」《絕地求生》他都沒有錯過,但顯然公司的發展是比遊戲更重要的事。

何況是一家擁有 400 億市值,卻連年沒有盈利的上市公司。

根據雷蛇的上市招股書披露,近兩年半雷蛇都處在虧損狀態:

  • 2015 年虧損 2,040 萬美元
  • 2016 年虧損 5,960 萬美元
  • 截至 2017 年 6 月,已虧損 5,260 萬美元
  • 預計 2017、2018 年度都將會繼續虧損

雷蛇招股書稱目前已銷售超過 10 億美元的硬體產品,可為什麼虧損卻連年加重呢?這與雷蛇近年來大筆收購有關:

  • 2015 年 7 月,雷蛇收購了Android 遊戲機 OUYA
  • 2016 年 10 月,雷蛇收購了美國聲學公司 THX
  • 2017 年 2 月,雷蛇收購了Android 手機廠商 Nextbit

陳民亮曾表示,本次上市所得將有 25% 資金用於收購活動。對於現階段的雷蛇來說,極速擴張比短期盈利更重要。

根據 Newzoo 的資料,截至 2016 年全球共有 21 億名活躍玩家,預計到 2021 年,將會增長至 27 億名活躍玩家──遊戲用戶仍有相當大的增長潛力,但雷蛇賴以起家的鍵鼠產品卻難以滿足所有玩家的需求。

▲ 全球玩家增速情況。

根據 Frost & Sullivan 的數據,2016 年全球電子遊戲市場銷售額超過 1,000 億美元,但全球遊戲周邊設備市場只產生了 22 億美元收益。

光做遊戲周邊遠遠不夠,陳民亮希望以遊戲周邊設備為基礎,圍繞硬體、軟體及服務打造一個「雷蛇生態系統」。

目前,硬體依舊是雷蛇最主要的盈利來源,近 3 年來,雷蛇有 98% 以上收益來自硬體部門。要打造所謂的生態系統,雷蛇需要搭建自己的硬體平台。

▲ 雷蛇概念筆記型電腦 Project Valerie。(Source:Razer

2016 年,雷蛇推出了高階筆記型電腦系列 Razer Blade Stealth,這款將硬體發揮到極致的筆電延續了雷蛇硬體的設計風格──性能極致、外形酷炫;2017 年初,配備 3 個 17.3 英吋、4K 顯示螢幕的概念筆記型電腦 Project Valerie 更吸引了不少目光。

筆記型電腦業務也是雷蛇發展較好的新興業務,2016 年,該項業務營收增長超過 145%。

可這並不足以支撐起雷蛇的市值,於是,雷蛇開始更大膽的嘗試──2017 年 11 月,雷蛇發表首款 Android 手機 Razer Phone,這是第一款螢幕刷新率達 120Hz 的智慧手機,《傳說對決》海外版也將支持 120Hz 的超高幀率模式。

▲ 雷蛇手機 Razer Phone。(Source:Razer

然而,外媒 Gsmarena 對這款手機的評價並不算高,只打了 3.7 顆星(滿分為 5 顆星),原因是過於耗電、螢幕亮度較低(只有 223 尼特),或許只有雷蛇的粉絲才會買單──目前來看,雷蛇的手機還沒有優秀到能被大眾市場接受。

軟體與服務方面,雷蛇儘管推出了 Razer Synapse 雲端服務,開發了 Razer Cortex 遊戲啟動器及 Razer zGold 虛擬貨幣系統,但這些軟體系統仍未能自成一派,尤其在雷蛇硬體賣得最好的中國市場。

對於擅長硬體設計、銷售的雷蛇來說,上市後如何透過自家的軟體與服務賺錢,確實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 Razer Cortex 遊戲啟動器。

2017 年,堪稱電子遊戲行業的一次大爆發:

  • 任天堂 Switch 全球熱賣 700 多萬台
  • 《絕地求生》引領了全球「吃雞」的風潮
  • 手遊《傳說對決》用戶超過 2 億人次
  • 奧運組委宣布電競將成為奧運比賽項目

對雷蛇來說,選擇此時上市無疑是順應市場潮流的選擇,但如何在電子遊戲市場攻城略地,更考驗雷蛇的產品力與執行力──畢竟要撐起 400 多億元的市值,賣燈顯然遠遠不夠。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Seika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