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的遺產,正由 Google 和微軟繼承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21 日 14:39 | 分類 3C , Apple , Google follow us in feedly


2011 年 10 月 5 日,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因病去世,「蘋果公司失去了一位富有遠見和創造力的天才,人類失去了一位不可思議之人。」

iPhone 問世十年來引發的種種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消費技術和消費體驗的深刻變革,足以說明賈伯斯的遠見和創造力。他發表產品時常提及的 re-invent、revolutionary 等看似浮誇的詞句,已經一點一點變成現實。

從偏執於細節,到軟體、硬體全盤掌控

一千個果粉眼裡有一千個賈伯斯。但如果用一個詞概括他的精神遺產,這個詞應該是:細節、細節、細節。

他令人聞之色變的控制欲也多源自對細節的考究到近乎偏執的程度。賈伯斯會因為散熱風扇雜訊過大、主機板設計不精細、OS X 捲動軸、金屬塗層、螺絲釘的曲線而抓狂。這種偏執,你也可從蘋果首席設計長強納生·艾夫(Jonathan Ive)、UI 設計副總裁 Alan Dye 的採訪資料找到佐證。

近日,強納生在參加《紐約客》TechFest 大會時被問到如何找到設計靈感,他的回答和往常一樣:細節。「總有這樣那樣的產品讓人抓狂」,比如糟糕又粗糙的手機,這也是當初設計 iPhone 的緣由。所有這些都最終內化為蘋果的基因,由內而外、自上而下驅動這個巨無霸繼續前行。

偏執細節,與軟體、硬體全盤掌控之間只有一線之隔。對細節的精益求精,直接決定了賈伯斯和蘋果不願意將軟體和硬體任何一項交由別人代勞。這便是賈伯斯始終堅持的另一個理念,也是他的另一項遺產──軟硬體一體。

在以往十數年或數十年裡,軟硬體全盤掌控讓蘋果背上封閉的「罵名」,越獄一度成了駭客間的軍備競賽。而數位世界到底應封閉還是開放,至今沒有定論。但不容置疑的是,賈伯斯涉足的幾乎每個品類,從 iPhone、MacBook、iPad 到 AirPods、Apple Watch,蘋果都是皇冠上的鑽石般的存在。

這個星球最好的手機:iPhone。

這個星球最好的筆電:MacBook。

這個星球最好的一體機:iMac。

這個星球最好的平板電腦:iPad。

早在 1980 年,也就是蘋果成立後第 4 年,賈伯斯在一次演講闡述他的軟硬體一體理念

軟體與硬體的融合日漸深入……昨天的軟體可能會變成今天的硬體。這兩樣東西正在融合。兩者的界限越來越模糊。這要求你有足夠的洞察力,預判科技走向,又能腳踏實地,抓住消費者的需求,並最終將兩者合而為一。

如今,你能從越來越多科技巨頭身上發現和蘋果類似的理念,它們同時涉足軟體開發和硬體製造,不再局限於原有的一畝三分地,到生產工廠,從 0 到 1 設計、生產和製造硬體產品。Get hands dirty。

而這樣的公司往往都很酷。比如做出 Pixel 2、Pixelbook、Buds 無線耳機和 Home Max 喇叭的 Google,比如 Surface 變形筆記型電腦、一體機玩得有模有樣的微軟。

5 年時間,成就一個 Surface 帝國

微軟在硬體的投入相信很多人不陌生了。近幾年 Surface 精品頻出,甚至達到每出一款便成為該品類標竿產品的地步。

比如 Surface Pro,是目前最好的 Windows 二合一產品,引來諸多 OEM 品牌爭相效仿。

比如 Surface Studio,最好的 Windows 一體機,精密的零重力鉸鏈讓你一根手指就可輕鬆控制龐大的 27 英吋螢幕。

比如 Surface Laptop,最好的 Windows 筆記型電腦,單手開合筆記型電腦且阻尼均勻,不再是 MacBook 的專利。

Surface 業務掌門人 Panos Panay 也是細節控,他無法容忍裸露的螺絲,無法接受螢幕四周的橡膠圈。之前接受品玩採訪時,他有過很多類似的表達,「產品是一個人的反映,反映它的設計者。每個細節都值得深究,每個細節都需要精心打磨。」

在以往,這種情緒豐沛的表達只有在賈伯斯、強納生一些採訪才能體會。

拋開這些 Surface 明星產品和明星人物,被吐槽了十餘年的廢柴 Windows 觸控板之所以近兩年進步飛快,是因為微軟到 Windows 10 時代拿出標準化的 Precision Touchpads(精密觸控板)技術,深入驅動層面做軟硬體最佳化。

這項技術首先應用在 Surface Pro 4 的 Type Cover 和 Surface Book,後續又開放給戴爾 XPS 等產品。到了最新 Surface Laptop,觸控板的體驗又升了一個等級。

此外微軟近年在軟體體驗的進步也受益於不同業務部門的協作。微軟負責 OneNote、Wunderlist 和教育業務的全球副總裁 Eran Megiddo 表示:

微軟只是在 PC 層面與硬體合作廠商溝通。現在有了 Surface 以後,負責硬體和軟體的同事會一起交流,進行軟硬體結合,這是以前沒有的經歷。

當然,微軟不只有 Surface,還有更尖端的 HoloLens,還有遊戲主機。無論外界還是內部,偶有不利於硬體業務主要是 Surface 的言論傳出,但對和微軟有交集的年輕用戶來說,Surface 承擔了不少形象大使的角色。

遺憾之處在於,微軟已經距離人類最親密的計算裝置──手機,越來越遠了。

▲ Google Pixel 2、Pixelbook 等諸多硬體產品。(Source:The Verge

正在起步的 Google Pixel

跟蘋果、微軟比起來,Google 的硬體底子可能是最弱的一個,但也是目的最明確的一個。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的回答簡單直接,他甚至憧憬一個從 AI 出發定義硬體的時代:

如果無法將 AI 和硬體融會貫通,在未來的計算時代,你會寸步難行。

上半年的 I/O 2017,Google 把自己每個位元都變成 AI。到了下半年,伴隨 Pixel 2、Pixelbook、Home Max、Pixel Buds 等一系列硬體亮相,又把 AI 裝進每款硬體產品。

當 AI 演變為一項基礎系統級功能和服務時,Google 做硬體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行為,唯有如此才能發揮出軟體工程、人工智慧團隊的強大實力。

▲ 上一代 Pixel 手機的部分原型設計。(Source:CNET

Google 在硬體製造有兩次大動作。其一是以 126 億美元收購摩托羅拉後又賣出,其中多數是交學費。其二是今年收編 2,000 餘名 HTC 工程師等研發人員,就是要提升硬體研發實力。

其實搜尋巨頭很早就證明自己的硬體品味和設計能力。

Nexus 4 作業流暢,且成片率頗高的球形照片拍攝可看作一個小例證。不過除了 Google 參與的 Nexus、Pixel 等硬體產品,這種當時流暢得不像 Android 的體驗只存在於它開發的 Camera App 用戶端。

在大眾媒體裡銷聲匿跡的 Google Glass 也是其得意之作。即便這款產品因為基礎功能和使用場域的局限沒能走出溫室,我們不得不承認,無論是從工業設計或功能實現,都是同品類迄今為止最好的產品,並且依舊應用在商用領域。

消費電子尤其是手機產品的設計,Google 一時半刻可能無法媲美蘋果,但至少散發出一種清新脫俗,沒有所謂網路手機品牌的陋習,也沒有電信裝置製造商的龍鍾老態。Pixel 2 XL 熊貓機電源鍵的那抹橙色,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就一個初學者來說,Google 目前為止做得還不錯。

對硬體越來越認真同時,也有自己的野心。Pichai 及 Google 硬體業務主管、高階副總裁 Rick Osterloh 接受 The Verge 採訪時吐露心聲

我們不只想做個小而美的存在,我們希望五年內,硬體產品能獲得夠高的出貨量。

蘋果,依舊是標竿

更多時候,賈伯斯衣缽的正統傳人是他一手創立的蘋果。歷史原因,加上設計理念、供應鏈管理的差距,其他兩個科技巨頭在軟硬體融合的造詣還達不到蘋果的高度。

有兩個例子比較能說明這點。

其一是 MacBook 觸控板的 Force Touch、iPhone 的 3D Touch 和 Apple Watch 的 Taptic Engine。

雖然原理和實現方式上有一定差異,但共通特點是,當你觸發作業時,很難一下子分清楚,起作用的到底是軟體,還是硬體。

▲ 蘋果在 iPhone 6s 首次引入 3D Touch。(Source:Hao Ying)

從 3D Touch 出發,我們可以瘋狂一點想,現在已可以模擬按壓 Home 鍵,甚至能模擬快門,給出以假亂真的震動回饋。如果把觸控螢幕看成 xy 平面,很多人熟悉的是 3D Touch 垂直作業,也就是 z 軸,不需要抬手指就能檢視更多選項。而模擬 Home 鍵、快門則是在彌補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界限,將來模擬音量+-控制、電源按鍵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又是軟體硬體一手掌控後的另一重境界。

迄今為止,MacBook 的觸控板依舊最好。以往很長一段時間裡,用過 Mac 觸控板後,再用回 Windows PC,你能想到的只有生澀的手感,和極其令人抓狂的體驗。微軟正在縮小差距。

硬體底層開發設計符合系統功能,iPhone 的運算能力始終領先同時代 Android 手機半個馬身以上。這也使 iPhone 成為玩《王者榮耀》最流暢的手機(雖然最新的 iOS 11 頻頻落漆……)。

▲ OPPO 與 Sony 聯合開發 IMX398 影像感測器,同時滿足高畫素和雙畫素對焦的要求。(Source:Hao Ying)

其他消費電子品牌的突飛猛進,也往往與它們在某項或某幾項由內而外的軟硬體提升有關。這個時候的它們,往往也都散發一股意氣風發的酷勁。

OPPO 已開始直接與 Sony 合作研發影像感測器 IMX398。它覬覦的正是同時掌控軟硬體設計生產的化學反應,公版套件已難滿足 OPPO 對相機和用戶拍照體驗的定義。

Vivo 在手機 Hi-Fi 上無人能敵,不可忽視的一個原因是,它很早就開始深入音訊研究且持續投入,添加獨立放大器、解碼晶片,後來直接與上游供應商美國 ESS 自訂音訊晶片。

中國手機老大哥華為則選了一條更難走的路,研發 SoC,其間的波折甚至無法用軟硬體一體、端到端的控制這種淺顯辭彙來形容了……

再舉一個反面例子,說出來 Sony 粉可能會不太高興。

Sony 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影像感測器供應商,包括 iPhone、S8、Pixel 之類的拍照出類拔萃的手機都要仰仗來自 Sony、只有指甲蓋一半的小小感測器,可是為什麼 Sony 行動做的手機一直拍照平平,這還是在 Sony 半導體特事特辦,保證自家品牌所用零件有一到兩年的獨佔期,甚至不再對外供貨的前提下……

其實 Sony 有很多獨門秘笈,無反相機、專業攝影機可是應用了不少剛從實驗室商業化的黑科技。

Hardware is the new sexy

回頭看科技公司不算太長的歷史,如今的 Google、微軟和當年蘋果開發 iPhone 時有些類似,還沒有沉重的思路和歷史包袱。

如果蘋果像當時的諾基亞、摩托羅拉,大量用接環固定,給耳機孔加上防塵塞,設計手機繩孔,可拆卸電池,再加上 T9 鍵盤,恐怕蘋果就不會成為蘋果,而是另外一個諾基亞了。

我們從微軟、Google 現今的產品也看到這部分特質,它們不太理現有的設計製造經驗,不會墨守成規。

設計 Pixelbook,Google 可大膽去做玻璃和金屬的銜接、撞色,市面放目所及要麼沉悶單調的黑、灰、白,要麼是緊跟著蘋果,亦步亦趨。

設計 Surface Laptop,Panos Pany 和團隊大膽嘗試用觸感和質感兼具的 Alcantara 做鍵盤材料,還最佳化生產製程,以雷射精確雕刻出按鍵外框。

同時也因為硬體,微軟和 Google 變得越來越性感。當然我們無法輕率把這種品牌形象、品牌氣質的轉變歸因於單一因素,此時,你無法再差別對待軟體和硬體。集合設計理念、軟體工程乃至社會責任的硬體產品,是一個公司、一個品牌與外界發生關係的最直接載體,這款產品實實在在,是真實可感的,容不得半點虛假,也容不得一絲一毫偷工減料。

可以直觀地理解,當你看到一款產品由內到外全部出自一人之手時,似乎就隨之腦補出一幅每條紋路、每道稜線都精雕細琢的畫面。它的用心會讓你由衷讚歎。你目之所及是一款產品的全部,每個細節都至關重要,並不會因為只是一個圖像按鈕,或是一個開孔而有所差別。我知道,因為一些網路公司的風氣,這種畫面或是與之相關的任何辭彙都已變成貶義。

但就像我們常提起賈伯斯的軼事,和賈伯斯一樣在意籬笆背面的人越來越多,他們關注產品內部構造,也不願意看到自家軟體產品在醜陋的硬體上執行。

這是一件好事,意味著我們有幸見證一場三巨頭在更高次元的較量。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Nobuyuki Hayashi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