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換一張預設使用者圖片,Twitter 花的心思超乎想像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4 月 05 日 22:23 | 分類 社群 , 網路 , 網路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Twitter 在過去幾次的改版中,頁面布局和互動體驗都經歷了較大的調整,然而貫穿始終並保留的元素就是──小鳥。推特設計師毫不避諱的表達對各種鳥類的喜愛,例如「Larry the Bird」(大鳥拉里)時期內不僅將這個插翅的吉祥物整合到介面中,而且在頂部右上角位置繪製了雲朵,給人在空中翱翔的感覺。也是在這次 2010 年的改版中,推特的設計師就以推特的風格思路對每名新用戶的預設圖片進行了重新設計──用鳥蛋代表起點。

在接受外媒 FastCoDesign 採訪的時候,曾親自參與該計畫的高級產品設計經理 Bryan Haggerty 回憶說:「這個創意就是將每名加入推特的新用戶,當做是正破殼而出的小鳥,在這個大家庭中不斷茁壯成長,最終變成一個充滿魅力的推特用戶。」

自 2010 年至今的 7 年時間裡,這張蛋形的大頭照迎接每一名加入推特的用戶;而在這個過程中,推特的設計理念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設計團隊不再繼續委婉抽象表達,而是偏向簡約直接。推特的產品設計師 Jen Cotton 現在表示:「推特的樂趣在於用戶所創造的內容,而不是用戶介面上品牌的升級調整。」

更為重要的原因是,在社群網路上蛋形大頭照已經衍生出不同的含義。現在,當推特用戶看到蛋形大頭照,腦海中聯想到的第一個反應往往不是新生命的孕育,而是可能代表各種騷擾和垃圾郵件的釣魚(或者殭屍粉)帳號,通常情況下都是那些急於做各種匿名破壞而來不及上傳大頭照的用戶。

在推特團隊看來,這個蛋形大頭照的含意已經非常惡劣,對於那些堅持使用這些蛋形大頭照的推特用戶,在社群網路上往往不會得到他人的好感。在依然使用該大頭照的用戶中,有些是因為長期使用對此有了感情、有些是因為他們想要保持低調、有些是不在意、有些則是不知道如何修改(上傳一張頭像照片對新手來說確實存在一些難題,尤其是去年推特在新用戶註冊中取消了上傳大頭照這個步驟)。

▲ Twitter Egg 大頭照(這是 7 種背景色彩之一)和新版人形大頭照的對比,代表推特用戶並未上傳大頭照。

自 3 月 31 日開始,蛋形大頭照將成為歷史。推特宣布啟用的新版預設使用者圖片以灰色為背景,以曲線輪廓分別代表人類的頭部和肩部。新版預設使用者圖片特意沒有年齡、種族或者其他任何特徵。當前已經使用蛋形大頭照的任意用戶,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都會自動進行切換。

如果推特僅僅只是放棄蛋形大頭照,批評者極有可能會認為推特在用不嚴謹的方案來處理這個嚴重問題;畢竟對那些想要製造麻煩的用戶,無論是之前的蛋形大頭照還是新版的人形大頭照,對他們來說都是匿名斗篷。

然而,推特並不是心血來潮就突然說要更改大頭照。在過去幾個月,推特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處理帳號濫用問題,然後在技術上升級讓凍結帳號更難解鎖,並阻止透過推文來傳播病毒。即使現在預設使用者圖片已經不再是一個蛋形,但是用戶在瀏覽推特串的時候,依然允許隱藏那些使用預設使用者圖片用戶發送的推文。

Cotton 表示:「在這方面,我們的資安團隊已經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工作。」全新的預設使用者圖片僅僅只是眾多規畫中的一小步。

蛋形大頭照設計的初衷就是吸引更多的用戶,設計團隊甚至還提供了各種糖果色的背景。而全新虛擬人物頭像的設計邏輯是希望讓用戶找到認同感和歸屬感,進而讓用戶產生盡快上傳個人大頭照進行取代的想法。

產品設計師 Jeremy Reiss 表示:「我們的設計元素:通俗、普遍、嚴肅、不分性別和種族,而且只是臨時性的。因此從本質上來說,空的狀態才是我們想要展現的。」

想要設計出某些看起來普遍且臨時性的東西事實上卻是非常的棘手,畢竟推特想要透過這種表達的內容,對幾乎所有推特用戶來說都是有意義的。儘管預設使用者圖片產生的變化並不是很大,但是設計團隊依然花費了大約 1 個月的時間來了解如何利用它。

▲ 過去幾年使用過的預設使用者圖片。

應該如何代表虛無?

在發展初期,推特使用一系列圖片為預設使用者。首先,設計團隊使用了左手提著公文包、右手握著雨傘的男性剪貼畫,這個決定事實上並不令人感到有多奇怪。如果你還有印象,當你遇到當機時候看到的「當機鯨」(Fail Whale),事實上是來自於設計師陸怡穎(Yiying Lu)的剪貼畫。這個提著公文包的剪貼畫,本質上就是提供一個充滿幽默色彩的表情,隨後被 Larry the Bird 所替代,最後又換成了蛋形。

▲ 在取代蛋形頭像的設計過程中,設計團隊所探索的幾個圖標方向。

當更換蛋形預設圖片任務啟動的時候,過去的設計經驗並不能提供任何有意義的東西。推特的設計團隊考慮了很多種方式來傳達預設圖片的理念,Reiss 說:「我們調研了其他服務的做法,以及消費者所期望的。」儘管人形頭像明顯有點陳舊,但是在這個圖片中所描述的輪廓和圖案並沒有傳達出特別的東西。

在深思熟慮之後,團隊圍繞著「Twitter,一切都關於人」這個理念最終敲定人體頭部做為設計的主攻方向,而這也意味著人真正的設計開發工作的開始。

承擔起新版預設使用者圖片的設計團隊,首先想到的是用於廁所性別標識的「男性」和「女性」符號,畢竟這是最能代表人類兩種性別的標誌性符號。男性的符號相對看起來比較常規,而女性符號則身著裙子,而且肩部比男性更窄一些。

推特並非是唯一面臨此類問題的社群網路,Facebook 的 Caitlin Winner 曾撰寫了一篇文章來詳細闡述重新設計公司「Friends」圖標背後的故事,使用了一個盔型女性角色在前,兩名短髮男性角色在後的符號。不過推特的挑戰更加棘手,因為這家社群網路公司並不想要成員展示性別。推特並不希望創建出一個虛擬形象來輕鬆的辨識出男性還是女性,而是能夠代表所有註冊和使用這項服務的用戶。

在廁所性別標識中使用圓形來代表人體頭部,因此設計團隊想要使用不同的方式來呈現頭部。因此團隊設計了軟糖狀的外形,並發現它具備類似於羅夏墨跡測驗的品質。Cotton 說:「當你看到這個頭部形狀的那一秒,你就會開始思考『喔,這可能無法代表某種性別?』這會是留有鬍鬚的男性還是擁有一頭短髮的女性呢?」此外,設計團隊使用了圓潤的肩部,因此無法透過肩部來判斷男性還是女性,進而創造出一個沒有具體特徵的「人類」象徵。

▲ 逐漸從圓形的頭部轉換成為軟糖狀的外形。

色彩主題是一個值得爭論的問題。在蛋形大頭照的時候用戶可以選擇各種顏色背景,而設計團隊想要頭像變的更加實用,它無法被解釋為一個特定的種族。考慮到視力受損用戶的需求,推特公司敲定的方案是在淺灰色背景下的深灰色圖案,這樣相對來說比較容易識別。

模糊、尋常和明顯

在正式上線推廣新版大頭照之前,除設計團隊之外的推特大部分員工都參與了一項測試──判斷這個人形大頭照的性別,最終結果接近於五五波。Haggerty 說:「蛋形大頭照擁有豐富的背景色彩,在使用過程中你並不會認為這是項缺失。當我們更改新版大頭照的時候,真正對空缺進行了強調。用戶會意識到『喔,這個人還沒有上傳個人資料圖』或者『喔,我應該將照片放在這裡。我和這個平台上形象完全不符。』」

▲ 推特在 2010 年推出的彩蛋頭像以及 2014 年推出的升級版本(主要是減少顏色和 3D 立體效果)。

推特的設計團隊最關心的是全新的預設使用者圖片是否會看起來太極端,而且他們希望所設計創建的東西能夠持續更長的時間。Haggerty 說:「這個頭像推出之後,我們不希望在一、兩年內又去改變它,我們希望這個大頭照擁有更長的使用壽命。」

但這並不表示設計團隊希望這個新大頭照和蛋形大頭照一樣,當作可以被辨識和普遍的事物頻繁出現在社群平台上,事實上伴隨著新大頭照的啟用,推特的最終目的是鼓勵用戶擺脫它。Cotton 解釋:「我們將持續推薦那些使用蛋形大頭照的用戶上傳個性照片,進而能夠更好的表達自我。」換言之,在社群網路上新版大頭照越少,就意味著離成功更近。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