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影院恢復原狀時,你還會買爆米花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04 日 0:00 | 分類 科技生活 , 網路趣聞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當我們想念電影院時,是想念什麼?是全黑空間的沉浸專注,集體觀影的共同體驗,還是充滿空氣的爆米花香?

就和推開咖啡店大門時,心中期待會有醇厚咖啡香飄來,在商場聞到爆米花的焦糖和奶油香味,就知道肯定離電影院不遠了(此時開始加快腳步)。

以爆米花為代表的零食,對電影院是重要生意;對部分觀眾而言,不僅是嗅覺和味覺享受,更代表對電影愛的「情懷」。

爆米花不僅是生意,而且還改變了電影?

(Source:pixabay

最開始,電影院老闆可不想讓觀眾看電影時吃東西。這很好理解,無論黏糊糊的雙手還是落在地上的食物,都會弄髒環境。

1920 年代末期,名為 Julia Braden 的寡婦說服密蘇里州的林伍德影院老闆,讓她在影廳設攤賣零食。後來,她將小攤子擴張到 4 家電影院,一年下來能賺 1.44 萬美元(約現在 33.6 萬美元),且還成功在經濟大蕭條時保持營收。

受「Braden」們成功的啟發,大部分影院在 1940 年代就悟出爆米花的「流量生意」。

影院老闆開始降低電影票價格,吸引更多人來看電影,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經過香噴噴的零食攤,買點好吃的。據說,當時影廳「每個細節,都是設計來將顧客注意力轉移到食品販賣部的菜單」。

這個模式成功,甚至讓當時的創業者提倡

找一個好的爆米花攤位,再繞著它蓋電影院。

我們現在會用「爆米花電影」形容輕鬆的電影,尤其適合配著爆米花邊吃邊看,娛樂放鬆。

相對鮮為人知的是,「爆米花經濟」其實也會影響電影時長

一般來說,如果電影超過 128 分鐘,就會導致晚上排片少一場,意味著少了一整場的觀眾經過販賣部。因此,電影公司一般都會將影片長度控制在這長度內;再者,減少一場排片也會讓票房減少,對電影公司和電影院來說都不是好主意。

直至今天,「爆米花經濟」對電影院生存還是非常重要,且和需要分帳的票房收入相比,銷售爆米花等零食及其他衍生產品收入全歸電影院所有,毛利率也更高。

去電影院要不要外帶食物,是個複雜的問題

(Source:Flickr/Dan Keck CC BY 2.0)

正因為「爆米花經濟」,以前大部分電影院都會明文規定,不准外帶食物,一方面是為了保護收入,另一方面也相對好控制影廳整體氣味問題。

有意思的是,去電影院時要不要外帶食物,還真不只是個「能不能」的問題,有人會賦予更多解讀意義。

有人認為第一次約會時,男孩主動買好爆米花和飲料,是讓人增加好感的細節;也有人更極端,主張「不要和進電影院自帶食物的男生談戀愛」,認為這代表男生沒有儀式感。

雖然這些觀念略顯刻板,但不可否認的是,爆米花和電影的組合已公式化。可能是兩人拿爆米花時不經意碰到彼此的手,或爆米花獨有的甜香帶來的愉悅,這些都是屬於電影院的故事。

除此以外,由於「爆米花經濟」概念在西方相對普及,人們對是否外帶食物到電影院的討論也會出現分歧。

2018 年,Twitter 就曾爆發筆戰。《好萊塢報導》資深作者 Seth Abramovitch 推文批評自己帶食物到電影院的人:

帶超市買的零食去電影院看電影,簡直不能更糟且沒教養。

自然引起眾多網友回擊,有人批評他聽起來「就像特權階級說的話」,也有網友直接說,「明明能在超市買到,但卻在電影院付 200% 溢價,簡直就是傻子。」

Abramovitch 補充,他這樣說並不是階級偏見,而是認為既然觀眾買得起電影票,應該也能買得起零食,這些消費都是支持電影院生存。

雖然 Abramovitch 最初言論過激,但他是從電影院業者的角度來看,並認為買電影院溢價食物是支持電影業的方式之一。

這有點像現在去實體書店的心理矛盾──一方面很想支持實體書店,因為閒逛時產生樂趣;另一方面,書店的書價一定比網路高,尤其買好幾本時,價差真有點大。

(Source:Flickr/James Zeng CC BY 2.0)

當然,這些都是個人選擇。無論自帶食物還是在電影院買爆米花,只要不干擾其他觀眾,能讓大家愉快享受電影的就是最佳解答。

沒了電影,還能有「爆米花經濟」嗎?

受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全球電影院今年上半年生意蕭條,沒了民眾捧場,「爆米花經濟」也會失去魔力。

回到最開始的問題,「當我們想念電影院時,是想念什麼?」

(Source:Unsplash

答案不是沉浸式體驗,也不是集體體驗,更不是香甜的爆米花。拆開來看,每部分都能被取代,筆者想念的,應該是以上一切又不限於此,只有電影院才有的完整獨特的體驗。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