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柯文哲不但 YouTube 點閱作假,還 DDoS 自己的募資網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27 日 12:11 | 分類 社群 , 網路 , 網路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2018 7 25 日,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的競選團隊開放募資平台,結果造成萬人搶著捐款的局面,網站不但流量過大造成當機,甚至社群網站也一堆人抱怨沒辦法捐款。如果以台灣網路史的狀況來看,搞不好可以跟搶五月天門票、小米飢餓行銷、過年搶火車票等三大活動比擬。




最後網站 9 小時就達到募資目標,並在開站 12 小時後停止募資,最後柯文哲競選團隊公布募資數字:總共募資 22,317 筆,已付款總金額超過 3,700 萬元,這些數字還沒有算入超商與 ATM 付款,但已遠遠超過原始設定的 1,310 萬元募資目標。

電視政治人物與網路政治人物

這件事情,可說是狠狠打了那些還在經營傳統族群的電視政治人物耳光。

什麼叫做電視政治人物?有辦粉絲團、貼個新聞罵一罵、拍幾張照片在幹嘛,不等於你有進入網路時代,什麼叫進入網路的政治人物?是你要了解不會被所有人喜歡,有些人喜歡你發文跟做的事情,而有些人會來痛罵你,你做的事情不會經過剪輯被操控、只要有過痕跡就會被人記錄下來,這就是「網路」。

很多人還是用電視時代思維看待網路世界,什麼是電視時代思維?就是躲起來,並尋找同一群人取暖,有反對的言論就辱罵他們、不然就是封鎖刪除眼不見為淨,這種模式不就跟電視節目沒什麼差別?

YouTube 真的可以作弊嗎?

電視政治人物跟網路政治人物的差別,從「一日幕僚影片事件」來看就非常清楚,YouTube 有沒有可能買作弊流量?其實做得到,但在演算法的限制下,要作弊 YouTube 影片的難度很高,先決條件是你必須要有許多同區域 IP,才有辦法靠程式做到乾乾淨淨的「作弊」流量(當然還有其他很多準備,在此就不贅述),由於 YouTube 影片中需要穿插廣告,Google 自然會在這個地方花大把心思阻止作弊流量產生。

但電視政治人物不會詳細了解之中差異,他們只看到影片這麼紅,就上網 Google 一下看到可從印度、中南美洲買到假的閱讀流量(還很便宜),就認定柯文哲的「一日幕僚影片」一定有作弊,這種邏輯就跟「因為你可以偷東西,所以你有偷東西」有異曲同工之妙;且這種說法聽起來像是「Google 的研發團隊都很笨,YouTube 隨便就可以作弊」,但我想真正理解網路生態的正常人,都不會輕易質疑 Google 那些擁有一堆可怕博士頭銜的研發團隊很笨。

這次募資活動之熱烈,幾乎可證明柯文哲的人氣之高,已是一日幕僚影片如此受歡迎的原因,如果以數位行銷的說法來看,就像柯文哲的 CPM(每 1 千次曝光的成本)、CPC (每個點擊的花費)價格不但很低,重點是他還有很高的 ROI(投資報酬率),這種 ROI 是「電視政治人物」遠遠不及的。

當然,電視政治人物的 ROI 其實來自企業和有錢人,而不是年輕選民就是了。

從簡單的數字看,越年輕的選民越網路化

下表是根據 Facebook 廣告受眾洞察報告的數字,對比同年齡層的台灣人口數做出的比例圖,可以看出越年輕在 Facebook 的比例越高,許多人也分析柯文哲之所以能在網路擁有眾多聲量,許多政治人物喜歡把在網路攻擊他們的人叫做網軍,只有在網路安慰他們的才叫「選民」,基本上可看出這些政治人物在一個公開透明的平台下,不但越來越禁不起檢視,而且也與年輕選民愈來越遠。

但柯文哲的粉絲也不需要太高興,畢竟無論是「一日幕僚」也好、現在募資也好,都不代表柯文哲本身的選戰因有高人氣而穩贏,政治主要是看所有投票族群,而不是單看網路影響──年紀越大接收的網路資訊越少,更何況無論看影片或募資都不限於台北市民才能做,所以柯文哲的選戰之路是否就此順遂?這還要打一個問號。

最後一個有趣的數字給各位參考。蔡英文的粉絲專頁在 7 月 25 日凌晨為 219 萬個讚與 215 萬個追蹤,而柯文哲則是 186 萬個讚與 187 萬個追蹤數,這些數字代表什麼意義?或許大家可以想像一下。

(首圖來源:teamk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