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禮貌對待也會接受指令的語音助理,會讓我們越來越粗魯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01 日 0:00 | 分類 周邊 , 科技政策 follow us in feedly


我們也許會覺得,只有對待沒有感情的語音助理時,我們才會較粗魯,反正它們也不會難過。成年人也許懂得自由轉換互動模式,但對於正在發展語言和社交能力的青少年和兒童來說,這也許意味著更深遠的影響。

任人使喚的語音助理,可能讓兒童變得越來越不尊重人

雖然,目前使用語音助手的頻率不算特別高,但在美國等比較成熟的市場,手機和喇叭搭載的語音助理已成為不少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6 年,Google Home 出貨量約為 50 萬台;亞馬遜 Echo 第一年就賣出 440 萬台;2017 年聖誕節,Echo Dot 還是亞馬遜最好賣的禮品

最近,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更援引一份近期調查報告指出,42% 年齡介於 8~16 歲的孩子會在家裡使用帶智慧語音助理功能的裝置。

(Source:華盛頓郵報

據悉,孩子基本上用都是語音助理來查詢或找功課資料。雖然聽起來都是「學習類的好事」,但報告提出警告,表示這項技術「可能會影響兒童學習溝通」。

如果你也記得小時候父母曾多麼不厭其煩地誘導我們,受到別人幫助要說「謝謝」,麻煩別人了要說「請」和「對不起」,那你應該能想像語音助理對孩子的負面影響,因為它們接受一切命令,無需用戶說任何禮貌語詞。

「孩子是否從此習慣隨意對語音助理下命令,並想說得多粗魯和充滿攻擊性都可以?過一段時間,他們是否會開始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服務生和老師?」報告調查負責人 Simon Leggett 

更讓人感到更擔憂的是,孩子年齡越小,對語音助理的接受度和習慣程度就越高。報告指出:「年紀越大的孩子越少使用語音助理(即便家裡有),而有這項技術伴隨成長的孩子則更習慣將語音助理融入日常生活。」

加州一位投資人就很擔心 4 歲女兒會被 Alexa 變成一個「憤怒的混蛋」,因為「Alexa 能夠容忍所有不禮貌的行為」。

我不太確定,從認知上,小孩能否分辨為什麼她可以頤指氣使語音助理,卻不可以這樣待人。

而且,(和語音助理的互動方式)鞏固了一個模式──只要你能說話和清楚陳述問題,你無需在意社交禮儀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而且,當 Alexa 完成一項任務時,用戶不必先說「謝謝」,就能繼續下一項任務命令。這原本應是 Alexa 便利性的一面,但到了行為和價值觀仍未成熟的孩子身上,就成了「縱容」。

而且,那位投資人也很不滿意 Alexa 的喚醒詞是「Alexa」,而不是「Alexa, please.」

(Source:Amazon

給我們一個負責引導孩子講禮貌的語音助理?還是不行

為了應對這個問題,跨國玩具製造公司美泰兒在 2017 年 1 月宣布將推出一款為兒童而設的語音助理產品。

這款名為 Aristotle 智慧家居裝置是智慧喇叭加鏡頭的結合體,除了各種內建的教育和陪伴功能,父母還可以自定義設置互動喚醒詞,譬如將「請」(please)設為喚醒關鍵詞之一。

▲ Aristotle。(Source:The Verge

但出於對兒童隱私安全考慮,非營利機構發起反對美泰兒推出 Aristotle 的倡議,獲得 1.7 萬人支持,成功讓公司取消這個計畫。

除了對隱私隱憂的考慮,該非營利組織負責人 Jennifer Radesky 更擔心的是家庭對語音助理的過分依賴

除了隱私考慮,我對這個技術的主要憂慮在於,在一個家裡,向正在在哭泣或是想玩耍和學習的孩子給予關注和最快反饋的,不應該是科技產物。

追根究柢,兒童還是需要家長以身作則和教育,並且,在製造這些語音助理的公司未對產品最佳化的情況下(事實上,如果在指令加上禮貌用詞,可能還會影響語音助理對指令的理解),家長的引導顯得尤其重要。

對這種擁有絕對命令權的考慮,更不應該只限兒童應用層面,成年用戶也需要警覺。

雖然我們早已習慣對電腦、手機,甚至各種遙控器輕鬆對電子產品「下命令」,但那些互動方式仍是偏「機械」性質的互動。透過自然語言互動,這是我們和另一個人交流最自然的方式。

誰又能確保我們可以時刻清楚區分對待語音助理和身邊人的態度?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