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視為生產力工具的 iPad 有了新定位,這次蘋果要抓住孩子目光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28 日 17:30 | 分類 Apple , iPad , 周邊 follow us in feedly


iPad 在蘋果產品線裡一直有點不慍不火的,雖然不是熱賣款,但存在感一直很強烈。在 iPad mini 和 iPad 並駕齊驅的時代,大家總是把 iPad 和玩遊戲、看影片、看電子書等偏娛樂的內容聯想在一起,並不把它當成是一個用來「坐正經事」的裝置;而最近兩年蘋果端出了 iPad Pro + Apple Pencil + SmartKeyboard 三件組,一下子又上升到專業生產力裝置的領域。

面對 5 年前教育市場,蘋果還可以很理所當然地把 iPad 當作拳頭產品。蘋果公司 CEO 提姆·庫克在 2015 年 12 月時還稱,不擔心 Google 在教育市場的挑戰,表示 Chromebooks 僅僅是「試驗產品(test machines)」 ,對當時的 iPad 自信滿滿

不過時隔 3 年,教育市場的智慧裝置布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此次蘋果發表會選在一所學校舉辦,並以教育做為貫穿始終的主題,可以看出蘋果正試圖靠價格更低的 iPad 以及一系列配套的教育應用,重新奪回教育市場的市占率

「我們最廉價的 iPad,支援我們最有創造力的工具」

新的 iPad 在外觀上沒有做出太大的變化,基本可以看做是去年 9.7 英吋 iPad 低價版的例行更新,被蘋果稱為「我們最廉價的 iPad 支援最有創造力的工具」 。

最大的變化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配置上,處理晶片從去年的 A9 升級至和 iPhone 7 一樣的 A10 Fusion ,並且開始支援 Apple Pencil。

另一個則是價格,新款 iPad 建議售價為 Wi-Fi 版本台幣 10,900 元起、Wi-Fi+Cellular 版本 15,900 元起,不過台灣目前尚未開賣;Apple Pencil 需要另行選購,售價為 3,090 元。此外,學校單位能以 10,200 元教育優惠價採購新款 iPad,Apple Pencil 則為 2,790 元。

至於在軟體方面,蘋果的 iWork 辦公三件組也從今天起開始支援用筆來註釋操作。更值得關注的是,本次蘋果重新設計了學校管理端的應用,在 iPad 和 Mac 上可以批量創建上千個帳號,並讓學生實現快速登錄,教師可以透過教師端協同管理和修改學生的作業;iCloud 雲端儲存專供學校使用版也從原來的 5GB 升級至 200GB 

這些改變,可以看做是蘋果重新對教育市場進行了一次整理。

事實上,在大螢幕手機逐漸成為主流以後,以 iPad mini 為代表的小尺寸平板,即螢幕在 7-9 英吋這個範圍中的產品,已經漸漸淡出我們的視野了iPad mini 4 在 2015 年後便一直沒有獲得明顯的更新,全螢幕手機時代後,小尺寸平板更沒有太多的存在必要性。

連蘋果自己都說:「迄今為止最受歡迎的 iPad 仍然是 9.7 英吋的。」

至於 9 英吋以上的大型平板,則開始朝著更專業化的方向邁進,蘋果開始以 iPad 和 Apple Pencil 為核心構築自己的生產力生態圈,包括本次更新的 iPad,在獲得 A10 Fusion 的性能支撐後,也能夠更好的迎合生產力的需求,比如更直觀的多任務管理和分屏內容拖曳等,都能更像是「觸控 MacBook」的感覺。

在平板電腦市場僵化的情況下,蘋果選擇了發展生產力裝置,用新 iPad Pro 來彌補以前未得到滿足的專業生產力用戶,而從近幾期的財報情況來看,單價更高的 iPad 顯然能讓蘋果保持住穩定的營收。

但學生和老師們可不會買這個帳,這也是本次面向教育市場推出低價 iPad 的理由。

3 家分晉後,蘋果如何扳回一城?

根據 FutureSource Consulting 的數據顯示,在 2013 年,蘋果的 Mac 和 iPad 裝置還能在美國的 K-12 教育市場中占據近一半的市占率,之後就逐年下降;現在,占主導地位的是 Google,其次是微軟,第三名才是蘋果。

也就是說,Google 的 Chromebook 現在是學校裡最受學生歡迎的裝置。

究其原因,iPad 居高不下的價格自然是罪魁禍首,不管是 Chromebooks 還是微軟的 Windows 多形態筆電,依靠廣泛的第三方合作,兩者已經擁有了定價低廉的平板、筆電甚至是二合一裝置

雖然蘋果在去年也曾推出過定價為 329 美元的新 9.7 英吋 iPad,但這個價格對比價格在 200-300 美元的第三方 Chromebooks 裝置來說,還是缺乏競爭力──尤其是後者在大量採購時,還能進一步降至 150 美元的批發價,這無疑對學校更具誘惑力。

至於微軟,在今年年初也宣布推出 4 款搭載了 Windows 10 / Windows 10 S 系統的筆電產品,價格最低為 189 美元,同樣主推教育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這兩家的裝置都不用再另外花錢鍵盤。

但價格並不是唯一原因,軟體易用性和裝置的統一管理問題,也是學校和教師會考慮的因素。在這方面,Google 為學校和教師群提供了專門的 G Suite for Education 套件和 Google Classroom 第三方服務,除了電子郵件和必備的生產力工具外,還提供了無上限的雲端使用空間;而微軟也有專門的 Office365 教育版。

考慮到 Chrome OS 的輕量化,它的系統不像 Windows 和 iOS 那樣,往往需要提高配置來跟進新系統,因此並不太依賴硬體;另外,Chromebooks 的所有數據都保存在雲端,所以學生只需要記住自己的帳號,可以在任何一台陌生裝置上登入使用,這大概算是 Google 的一個先天優勢。

至於沒有高配置不能好好玩遊戲?這些對學生來說都是非必須的。學校場合反而意味著需要對某些娛樂功能進行限制,玩不了遊戲應該能讓家長們更放心。

從本質來說,硬體銷售從來不是教育市場中的重點,配套的軟體、雲端服務和針對性的廣告投放,才是 Google 主要的盈利手段。隨著時間推移,這群使用著 Google 服務的用戶從學校畢業、走進社會,雖然老裝置會被淘汰,但 Gmail 帳號和 Google 服務卻如影隨形

這種長時間的黏性服務,帶來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用戶對品牌會有更高的忠誠度。

因此哪怕在過去 3 年中,平板電腦整體銷量每季都在下滑,但 Google 依然堅守這塊陣地。這其中的回報,顯然不只是當下的蠅頭小利,更多的還是未來的長治久安,這也就能理解為什麼在看到 Chromebooks 市占率的快速增長後,蘋果拿出了一場發表會來專門談「教育」 

教育要從孩子做起,寫程式也是

這次發表會對於大部分消費者來說似乎缺乏足夠的吸引力,畢竟離開校園這麼久,寫不完的作業、答不完的考卷還是不散的夢魘,但對於蘋果自己來說意義重大:專注於某個領域可能不一定會成功,但成功了之後,專注於某個領域則往往會帶來情懷加成,把電子裝置引入教育領域,本來就是一件做好了財富口碑雙豐收的事情。

經過了本次發表會後,蘋果手中有了更有力的底牌,也為 iPad 單價過高和 iOS 系統不適合大規模部署的問題給出解答。雖然新 iPad 相比之下價格不算非常低廉、依舊沒有標配鍵盤,好不容易支援的 Apple Pencil 也要單買,但 Apple Pencil 的加持,意味著蘋果更傾向於把觸控筆來做為輔助互動的手段,也意味著我們離無紙化生活更近了一步

除了改進的方面,我們也應該看到蘋果和 iPad 的優勢所在:

第一,iPad 擁有大量高品質的平板應用軟體,包括其中 20 萬個教育類應用軟體,這是 Google 和微軟目前還無法企及的。如果未來蘋果能夠為它們加入 Apple Pencil 的支援,那麼 iPad 的使用體驗還會更進一步。

第二,蘋果更注重對隱私的保護。這種調性已經受到了一些家長的認可,有些家長曾擔心Google 這種捆綁式服務不僅會對兒童帶來一些潛移默化的影響,還會蒐集學生們的日常活動數據。而在本次新的校園管理應用中,蘋果也特別表態,老師可以看到學生的作業,但蘋果是看不到的。

第三,蘋果有更廣泛的 AR 應用場景,在開發端也具備更低的上手門檻。

總之,在 iPad Pro 完成了生產力裝置布局後,蘋果為 iPad 產品線找到了新的定位──從專業裝置轉向教育工具,是 iPad 未來幾年的新機遇。畢竟「學電腦要從孩子教起」,蘋果自然懂得這個道理。

筆者簡直可以想像出這樣的畫面:一個從小學到國中都在用 iPad 上課學習寫作業的孩子,成年後第一件事,就是跑進 Apple Store,買那時最新款的 iPhone。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